首页 > 乃木坂之论偶 > 第四章 第三次甄选

我的书架

第四章 第三次甄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相对论就是,你希望它停下来的时候它反而会变快,你希望它快起来的时候它反而会变慢。

   8月21号,清晨,六点半之前就已经起床的羽江早纪,洗了澡带上隐形眼镜,给自己画了一个淡妆,将天然卷束成一个马尾,留下几缕俏皮的发丝在脸侧,涂上淡粉色的唇釉,抿了抿唇。要不是甄选的时间很早,美容院还没开门,羽江早纪还准备去美容院专门准备一个套装武装自己。临阵磨枪来不及,她昨天还是去理了发,做了皮肤保养,全身护养,虽然店家一直说她其实没必要这么做,但为了心理作用也好,钱能换来命多少钱她都愿意。

  白丝,check,没有皱褶的制服,check,妆容,check,黑色小皮鞋,check,修得圆润的指甲,check,绝对领域,check,笑容,check,昨天去乃木坂神社求的御守,check。羽江早纪站在镜子前double check了一遍自己,私立高中的校服本身就兼顾了少女气和设计感,自我感觉就像是临毕业要前去跟喜欢的人胜负表白的战衣。

  “妈妈,我准备好了!开车送我去吧!我要早到,晚进场,好好观察一下我的对手们!”

  “好好~”羽江和子无奈的看着女儿一副将登上战国女子力战场的样子。

  ——分割线——

  停在索尼大楼对面的小轿车里,羽江早纪战意昂然地盯着走进大楼的少女们。

  时间差不多了,“妈妈我出发了!保佑我战胜归来吧!”羽江早纪从凉爽的人造风走入了真正的炎炎夏日。

  在前台领取了自己的52号贴纸,将其贴在前胸,羽江早纪趁乱继续观察敌情。

  一号敌人,那个白如反光板的冷艳美女,是怎么做到比自己这种不参加室外活动的人还要白皙的,难道她才是真正的吸血鬼血统,啊,她看过来了。

  白石麻衣还处于紧张之中,紧张到面无表情了,但感觉总有一股视线如芒刺背,她转头看过去,发现是一个穿着疑似校服,身高明明和自己差不多高,却让人联想到某种小动物的美少女。猫系还是犬系?这位谜之美少女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视线相撞,在旁人看来就像是火力对线了。

  羽江早纪赶紧收回了视线,啊,对方的表情好可怕,呜,羽江早纪败。

  白石麻衣不明所以,只得出了她好大这个结论继续沉浸于自己的世界。

  二号敌人,有着像小鹿一般清澈的眼神的清秀少女,在羽江早纪的观察,她是最早到的那几个,身上贴着2号贴纸。

  三号敌人,咬着下唇,穿着衬衫的短发清冽少女,高鼻梁大眼睛,还有黑眼圈,是没休息好吗……?

  桥本奈奈未昨晚很晚才结束打工,休息不足就一早来参加甄选,都要忍不住打哈欠了。有人盯着她,穿着一身一看就知道很昂贵的制服,好奇的眼神对着她扫视,她回了个无力的微笑。

  四号敌人,哇,腿真漂亮,也是个美人。还在不停摸着手肘。没有发现羽江早纪的视线。

  五号敌人,格子裙,这大得没边没际的眼睛,还有婴儿肥,年纪应该比自己小。还在揉着肚子,嘴里碎碎念念着什么,羽江早纪也饿了…忘了吃早餐。

  六号敌人,茶发太妹?视线对上了,对面打出了gg,这反应有点可爱呢…又不像太妹了。视线又对上了,对面再度打出了gg。

  西野七濑是个敏感的孩子,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有人在看她,之前娜娜就注意到了,这个人在东张西望,还跟那个很可怕的白色不良少女对视,虽然很快败下阵来,但她还是很佩服这样胆大的人,她只瞄了一眼就不敢看了。对面看过来了,好像小动物,这样的想法只闪过一瞬,西野七濑立马低下头了,躲避着对面的视线。一会她又忍不住抬头,对面还在看着她,还带着笑意,太让人害羞了,什么意思呢?娜娜哪里失礼了吗?不过对方似乎很快又转移目标了。

  羽江早纪环视了一周环肥燕瘦,还有看起来刚从小学毕业的可爱的大萝莉,年龄小也是优势!敌人太多了!数不过来了!

  这样的眼神战争没持续多久,第一组就被叫进了甄选室,像小鹿的那个女孩就在第一组。出来的人神态不一,有自信,有懊恼,有啜泣,随着一组一组被叫去,羽江早纪感觉自己看完了人生百态,白色反光板依然是面无表情,短发少女似乎在走神,摸手肘的依然在摸手肘,茶发•伪•太妹好像哭了。

  终于到了羽江早纪这一组,在前面的人表演完被问了几个问题后轮到了她。

  羽江早纪站在了麦克风前,打光让面前的评委的身影藏在了黑暗之中。黑暗中似乎有魑魅魍魉,要将她吞噬下去,不,不要去想了,这是你赌上命运的一战,无论什么样的妖魔鬼怪你都能战胜它,羽江早纪的眼神变得坚定。

  秋元康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女的眼神从胆怯到坚定。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羽江早纪,今年十七岁,高中二年级,特长是记人,只要见过一面的人就能认出来,还有画画,写作。”

  早在八月四号兑换了第一个技能「千人千面」的羽江早纪终于可以有可以大声说出来的,老娘终于有个像偶像(握手女奴)的特长了。

  “这个特长倒是有趣,接下来是表演唱歌还是跳舞?”

  “唱歌。Zone乐团的《secret base 〜君がくれたもの〜》。”

  羽江早纪握住了面前的麦克风,三个月的练习成果就在这一刻要表现出来。在这个炎热的八月唱出对十年后的八月的期盼,自己可能不会再有的夏天。

  “君と夏の終わり将来の夢,

  【这个有你的夏天将来的梦想】,

  大きな希望忘れない,

  【一同许下的希望我永远难忘】,

  10年後の8月,

  【十年之后的八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信じて,

  【请相信我们一定能再见】,

  最高の思い出を,

  【给我一份最美的回忆吧...】,

  出会いはふっとした瞬間,

  【初次邂逅是个不经意的瞬间】,

  帰り道の交差点で,

  【放学路上和你相遇十字路口】,

  声をかけてくれたね“一緒に帰ろう,

  【你对我打声招呼邀请我顺路回家】,

  僕は照れくさそうにカバンで顔を隠しながら,

  【我羞得手足无措用书包遮住脸颊】,

  本当はとてもとても嬉しかったよ,

  【其实心里从未有过如此高兴】,

  あぁ花火が夜空きれいに咲いてちょっとセツナク,

  【烟花在夜空中绚烂绽放莫明感伤】,

  あぁ風が時間とともに流れる,

  【时光就像风儿一样匆匆流逝】,

  嬉しくって楽しくって冒険もいろいろしたね,

  【多少开心的相伴多少欢快的冒险】,

  二人の秘密の基地の中,

  【都在属于你我的秘密基地中】,

  君と夏の終わり将来の夢,

  【这个有你的夏天将来的梦想】,

  大きな希望忘れない,

  【一同许下的希望我永远难忘】,

  10年後の8月,

  【十年之后的八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信じて,

  【请相信我们一定能再见】,

  君が最後まで心から“ありがとう“叫んでたこと,

  【直到最后你都发自肺腑地诉说着感激】,

  知ってたよ,

  【其实我早就知道】,

  涙をこらえて笑顔でさようならせつないよね,

  【含着眼泪强颜欢笑的道别是多不容易】,

  最高の思い出を,

  【给我一份最美的回忆吧...】,

  あぁ夏休みもあと少しで終わっちゃうから,

  【这个暑假的时光也已经所剩无几】,

  あぁ太陽と月仲良くして,

  【愿太阳和月亮能够好好相伴】,

  悲しくって寂しくって喧嘩もいろいろしたね,

  【也曾有伤心寂寞也曾有口角争执】,

  二人の秘密の基地の中,

  【都在属于你我的秘密基地中】,

  君が最後まで心から“ありがとう“叫んでたこと,

  【直到最后你都发自肺腑地诉说着感激】,

  知ってたよ,

  【其实我早就知道】,

  涙をこらえて笑顔でさようならせつないよね,

  【含着眼泪强颜欢笑的道别是多不容易】,

  最高の思い出を...

  【给我一份最美的回忆吧...】,

  突然の転校でどうしようもなく,

  【突如其来的转学我也无能为力】,

  手紙書くよ電話もするよ,

  【我一定会给你写信给你打电话】,

  忘れないでね僕のことを,

  【你一定不要忘了我】,

  いつまでも二人の基地の中,

  【无论何时都要记得我们的秘密基地】,

  君と夏の終わりずっと話して,

  【与你在夏天最后说不完的话】,

  夕日を見てから星を眺め,

  【看那夕阳西下看那繁星漫天】,

  君の頬を流れた涙はずっと忘れない,

  【你脸颊滑落的泪水我永远不会忘记】,

  君が最後まで大きく手を振ってくれたこと,

  【直到最后你都用力挥着手为我送行】,

  きっと忘れない,

  【我又怎么会忘记】,

  だからこうして夢の中でずっと永遠に,

  【如果这是一场梦能不能永远不要醒】,

  君と夏の終わり将来の夢,

  【这个有你的夏天将来的梦想】,

  大きな希望忘れない,

  【一同许下的希望我永远难忘】,

  10年後の8月,

  【十年之后的八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信じて,

  【请相信我们一定能再见】,

  君が最後まで心から“ありがとう“叫んでたこと,

  【直到最后你都发自肺腑地诉说着感激】,

  知ってたよ,

  【其实我早就知道】,

  涙をこらえて笑顔でさようならせつないよね,

  【含着眼泪强颜欢笑的道别是多不容易】,

  最高の思い出を,

  【给我一份最美的回忆...】,

  最高の思い出を,

  【给我一份最美的回忆...】。”

  唱起来好像就忘掉了一切,应该没有走音错词,三个月,这首歌自己练了不下上百遍,可以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羽江早纪鞠了一躬,眼眶湿润,双目盯着台下,“我是抱着必死一般的决心想要做偶像的!”她突然喊了这么一句。

  台下传来了轻轻地鼓掌,很好。

  随后羽江早纪她们被带领到一个房间换上了统一像jk制服裙子,看起来就很廉价,还没有她自己今天穿的这套好看。她只好脱下外套,留下衬衫和领结和这裙子搭配。

  事后她们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排排站着,等待命运的抉择。

  一个叫秋元康的黑框眼镜胖子发言了,“今天我们见到了非常精彩的audiotion,接下来我将颁布入选名单……”

  “二号,生驹里奈,”

  是那个眼睛像小鹿一样清澈的清秀少女。

  ……

  “九号,生田绘梨花,”

  那个之前穿格子连衣裙的饿肚子也上去,

  ……

  “二十一号,白石麻衣,”

  原来反光板叫白石麻衣,表情更可怕了!

  “二十二号,桥本奈奈未,”

  像是被什么惊醒了的桥本奈奈未,走了上台。

  ……

  “二十七号,西野七濑,”

  太妹好像哭得更凶了,不过过了太好了。

  …………

  羽江早纪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这么晚领号码,早死早超生!

  “五十二号,羽江早纪,”

  …………

  “总共入选36人……”

  「恭喜宿主通过第三次甄选,得到永久二折叙叙苑折扣烤肉劵」

  眼前浮现的字体,催促着她站上了台阶,发自内心的笑容缓缓绽放,旁边的长枪短炮无声有声的记录着这一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