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乃木坂之论偶 > 第三十章 若月佑美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若月佑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羽江早纪一直觉得若月佑美是个帅气的人,并不只是外表,内心也是。

  集训结束后,不想回到只有一个人的家所以至今未搬出宿舍,期间受到了对方的不少照顾,让没感受过多少家庭氛围的她而言,若月佑美和樱井玲香会帮成员洗衣服,会在小事上关心你,虽然这样说很失礼……和她们在一起就像是跟可靠的爸爸还有常常脱线的妈妈在一起一样。

  认真,负责,努力,包容,温柔,对什么事情都全力以赴,这样的若样被成员们所依靠,所信赖,所憧憬。

  这样的人意外的有着少女心,会偶尔撒娇拒绝被称为“若样”,让大家叫她美美。

  可这样帅气的若样,正低着头哭着向大家道歉,哀求道“给大家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任性,让我再在这个组合里待一段时间吧。”

  事件发生在十一月底,大家还在为运营通知组合将于2012年2月22号出道而欣喜若狂,一直以来的努力将有真正的果实结出。

  随着通知为大众所知,另一股舆论在网上开始流传,关于某个成员入团前恋爱的流言。

  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入团还有二十多岁的姐姐,总人数三十四人,要说所有人完全没有感情经历,那肯定是天方夜谭。

  大家都没放在心上,只向着出道单努力,希望自己能入选拔。

  直到今天运营把大家聚集在休息室,气氛肃然。

  出道单选拔?不会是在这里啊……也没有摄像机。

  这时南乡唯和今野义雄走进来了,前者面带愁绪,后者则是板着个脸。

  刚刚还在交头接耳的少女们安静了下来,今野boss可不经常出现。出现说明了那就是事情大条了。

  “还记得大家上偶像常识课的时候我们说过的偶像“恋爱禁止条例”吗?”

  “记得…”场下稀稀落落的响起回答声。

  这几个月各种活动,上节目除了偶尔的休息日大家都忙到没有私人生活,就算是under也抱着要进下一单进选拔的初心努力着。是我们之中有谁恋爱被抓住了吗?少女们面面相觑,实在想不出来是谁。

  “今天要跟大家说的跟“恋爱禁止条例”有关,但暂时放心,也不要松懈,目前还没有人违背这个条例。

  最近网路上有某个成员入团前恋爱的流言大家该知道的都应该知道的差不多了,按道理来讲,入团前的恋爱经历我们是不追究的。

  事情坏在,文春盯上了这件事,将在明天刊登联系爆料人后披露这位成员的私生活。”

  “若月,你进来。”

  集合没在的若月佑美原来是被运营叫去谈话了,不知情的大家一片哗然,论谁也没想到这个人会是一向靠谱的若月佑美。樱井玲香更是震惊到哑然,若月明明跟她说好有什么烦恼要跟对方说,她只看出了最近若月状态不大对,问她她也什么都不说,只说会解决的。

  进来的是一脸憔悴脸上还带着泪痕,双眼通红的若月佑美。

  “我的事影响了大家,在我们还没出道的时候就破坏了团的形象,都是我的错。”

  若月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发生和过程全盘托出。

  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成员们或多或少都被若月照顾过,此刻心情复杂不能用言语形容。

  “给大家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如果可以的话,请原谅我的任性,让我再在这个组合里待一段时间吧。”若月没有抬起过头,一直弯着腰,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说完今野义雄接了话。

  “我们运营也决定了对若月暂停活动的处罚,今天特意把大家聚到这里是为了警醒大家,假如过去有什么隐患请尽早处理干净,有什么处理不了的及时报告给我们。而将来大家也要记住,尽可能的和异性保持距离,“恋爱禁止条例”平常和异性来往时也要谨记于心。”

  说完今野义雄和南乡唯就退出了房间,把事情留给少女们自行处理。若月能不能好好的留在这个组合只能看她自己,不过他相信对方是没有问题的。

  樱井玲香首先走了上去抱住了若月佑美,不知所措的哭着道,“没事的,若球……”

  若月佑美只是不断重复着对不起,负罪感快要把她压垮。假如只是她一个人的事,咬咬牙就可以扛下来。

  来到东京,来到乃木坂,追求改变和新生的她,被自己的过去的阴影再度追了上来,还连累了成员们。

  羽江早纪看若月的样子,以对方的性格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原谅自己的,若样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认真了。她只是走上前,将樱井玲香和若月佑美一起抱住。其他的成员也有陆陆续续走上来的,学着早纪那样拥抱着两人。

  ————

  若月事件后陪着西野七濑打扫完散场的休息室,又是送她去车站的一天。

  “娜酱,谈过恋爱吗?”羽江早纪突然问道。

  “啊?诶?没有……”西野七濑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

  “我也没有呢……所以有点不明白,若样的恋爱一开始应该也是美好的吧,对方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背叛了那段感情呢?”

  “娜娜也不明白,喜欢的漫画上面又没有这种答案。”

  “也是,我们两个无经验者谈这个也是纸上谈兵。反正不是若样的错,都是那个男人的错,啊,真让人火大。”羽江早纪张牙舞爪的对着空气挥了几拳。

  “……早纪真喜欢若月桑呢。”

  “平时住在宿舍受到了她和玲香很多照顾嘛,我喜欢若样那种认真的性格,不过这也是她的缺点,唉,要好好想办法让她打起精神来忘掉这事。”羽江早纪愁得脸都皱成了一团。

  “早纪自己也是个爱操心的性格,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娜娜就做不到这样。”

  “看到哭泣的女孩子怎么可以放着不管呢!我知道这样也不大好……但就是忍不住。”

  “姑且算是你的优点了吧……?不过温柔过度不大好,至少娜娜是这么觉得的。”

  “娜酱不是那种会多管闲事的性格,这我知道,也没什么不好。有时候我也想置身事外,有没有能力解决先不论,可就是做不到当作没看见。”

  “漫画主人公一般都是这样的。爱操心,多管闲事,同理心泛滥,冲动,温柔过度。发生了什么事情总是冲在第一线。”

  “然后他们死掉了……?”羽江早纪打了个寒战。

  “Jump系姑且不会这样,同伴倒是会受伤会死掉。冲动的时候要多为身边人着想啊……”西野七濑看着羽江早纪别有深意的说道。

  “总觉得你在暗示些什么……”

  “是你想太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