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道德修仙系统 > 第八章,荒淫公子常威之死

我的书架

第八章,荒淫公子常威之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长清眉头一皱,赶紧把嘴中的饭菜咽了下去。

  就跟着何应承几人急冲冲地赶往大牢。

  路上何应承大概也向长清讲了一些常威的背景。

  常威,天武国兵部侍郎常远之子,二十六岁,炼气三层修为,为人荒淫,经常强抢民女……是城中有名的四渣之一,人称荒淫公子常威。

  同样作为四渣之一的下流公子李长清,听到何应承的话语也是尴尬的咳嗽几声。

  某人内心呐喊冤枉啊,这TM根本不是我本人……

  来到奉天府牢房。

  还是这个熟悉的味道。

  空中弥漫着一股恶臭味。

  也顾不了这么多,几人来到关押常威的牢房。

  嗯?看到常威,睁着双眼诡异的笑着。

  不知是死不瞑目呢,还是觉得解脱。

  系统提示:是否要找出此事的真相。

  默念着选择接受任务。

  推开牢房,走了进去,长清摸着下巴,仔细打量着环境。

  和周围的牢房没有区别。

  摸了摸牢房的墙;

  没有暗格。

  叫人用银针试了试常威旁边的饭碗。

  没有毒,和其他牢房的犯人一样,不过看着饭碗,显然常威没有吃。

  正在这时,那老迈的仵作来到此地。

  只见老头,也没有废话,一道灵劲从其手指头发出,射向常威的尸体,其表情也开始浮现出认真的模样。

  不大一会,似乎是验尸完毕了。

  仵作看了看长清没有说话,转过头对着大人说道:“何大人,死者身上没有外伤和内伤,

  根据尸斑和体温来看,此地是第一死亡现场,而且刚死了一个时辰左右,

  具体死因还不清楚,得带回去解剖一番,不过我怀疑是中毒身亡,至于是自杀还是他杀这个得你们查了

  不过我还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

  说着只见其身上灵光一动,常威的尸身就漂浮起来,灵气不断地牵引着什么,不大一会只见常威口中一开;

  一块血迹斑斑的油布就被仵作的灵气牵引出来。

  嗯?众人也是微微一惊,长清则是走上前来观看。

  血书:自知自己罪孽深重,为了死后不下十八层地狱,以死以求宽恕——常威。

  李长清眉头一皱,自杀?

  不存在的吧,常威的为人自己也有所了解,这么一个人,除非是像自己一个突然穿越来的。

  有怎么会醒悟呢。

  只是这一切又如何解释。

  这不大的牢房,此时就像个密室一般。

  就算是中毒死亡,那么是谁下的毒呢。

  能接触到常威的人只有奉天府的狱警了,长清想到这些狱警也也未必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常威服毒。

  难道是中了什么迷魂咒之类的?然后真的自己自杀了?听闻南边的术士擅长用此等方咒之术,能短期控制人的思想……

  长清瞬间想到许多。

  “何大人,派人去侍郎府验证看是否是常威的笔迹吧,而且你得好好跟我说说今日这玄明寺之事了。”

  说着李长清便朝着牢房外走去。

  而何大人几人也跟了出来,仵作则是命人带着尸体回去验尸房,准备详细的检查了。

  几人走出牢房的,只见何应承吩咐王常春去把奉天府画师找来,和派人带着血书前去侍郎府对比字迹,顺便通知兵部侍郎此地之事。

  “哎哟,李公子啊,这次大难临头喽,这常公子就这么死在牢房之中,我这顶乌纱帽是保不住喽~”

  何大人在牢房外来回踱步着,一脸焦虑的神色。

  “放心吧,何大人我定会全力追查事情的真相的,今日你们赶到玄明寺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常威也不像是信佛之人,又为何出现在寺庙之中呢?”

  这个案子疑点重重啊,不过长清知晓此案的关键之处定在这玄明寺。

  此刻天色已黑,只能明日再去这寺庙一探究竟了。

  “李公子,今日我们接到一个群众前来报案,说东城外的玄明寺出了命案

  死的真是该寺庙的主持——慧明方丈。我当时立刻大惊,连忙带人赶往玄明寺,谁知一到达就听说凶手已经被信徒们当场捉到了。

  就是常威公子,迫于信徒们的压力,我就把常威和慧明方丈的尸首带了回来。”

  何应承娓娓道来。

  “那慧明方丈又是怎么死的?”

  “慧明方丈是被常威的佩剑一剑抹喉了,当时那件凶器就在现场,而常威就晕倒在一旁。被前来还愿的信徒当场捉到。”

  何应承解释道。

  这时奉天府的画师也赶到这里,何大人命令其拿出了玄明寺凶案现场的场画教给李长清观看。

  看着这一张张画的就如同前世照片一般的真实生动,第一画是群众捉到常威,围着不让其逃跑的画面;

  甚至群众的神情五官都是清晰画了出来,这一幅画里的信徒就有二三十之多。

  高手!这画师是个高手啊,这是长清的第一反应,看到此人留着八字胡,身上略有书卷之气。

  长清立刻收起了轻视之心,看来这个世界高手众多,不可大意啊!

  翻开第二幅画,画的是慧明方丈的禅房,这便是凶案现场了。

  摆设细节都被此人画工展示出来,就是现场信徒指认凶器和凶手当时被发现的位置也被其画了出来。

  李长清看着这彩色的画作,略为沉思,觉得有些不对劲,又想不到什么。

  这常威可是有炼气三层修为,而这慧明听闻只是一个凡僧,怎么会让常威昏厥,导致被捕呢。

  这里也是一个疑点。

  正在长清陷入沉思之时,仵作来了。

  仵作:“大人,死者的死因是中毒,应该中的是江湖中有名的绝毒——含笑绝,这种毒无色无味,霸道无比,毒死炼气五层以下的修士不在话下。”

  “那这种含笑绝谁能炼制出来呢?”长清问。

  仵作那苍老的脸浮现出一丝笑花,看了看长清,只不过这一丝笑有些阴森;

  开口说道:“这种毒需要搭配七七四十九种毒物,其中最关键的是需要含笑花,这配方这世上没几个人能炼制出来

  只有这皇城外的阴鬼市的毒鬼子能炼制。”

  听着众人眉头都微微一皱,这阴鬼市都有所耳闻,传闻中在天武皇城外十里之地,有一处鬼市。

  只有凌晨才对外开放,这里龙蛇混杂,干的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甚至有强大的修士镇守。

  一般人可是进不去此地的。

  看来还得需要走鬼市一趟啊。

  “那常威是怎么被毒死的?”长清又问。

  “这我无法回答你,是自己服毒,还是被逼需要你们自己去查,不过死者身上并没有被人强迫的痕迹,也没有任何外伤……”仵作回答道。

  正在这时,那名带着血书前去侍郎府比对字迹的府衙回来了。

  经过比对正是常威公子的字迹。

  这就更加奇怪了,难道常威真是杀死慧明的凶手又畏罪自杀?

  ……

  众人正在思考之间,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喝喊:“兵部侍郎常大人到~”

  何应承等几人听到声音,神色一变,赶紧迎了出去。

  李长清也跟着去,几人穿过长廊来到前堂之处,只见一个身穿官服,一脸威严,神色大含怒意的中年男子站在大堂上。

  身边跟着一群气息不弱的官兵。

  何应承见到赶紧迎了上去行了官礼道:“常大人,您来了,下官有失远迎啊~”

  “哼,何应承,我儿常威不明不白的死在你这牢房之中,你定要好好的给我一个交代,不然就不怪我无情。”

  “大人,常公子怎么死的我们也在抓紧的查,定会给大人一个满意的交代。”

  何应承紧张说道。

  “我给你三天时间,不给我一个交代,那么这玄明寺上千信徒我会全部处决,宁可杀错也不放过真凶。”

  显然常远认为真凶就在这些信徒当中。

  “还有你何应承若是找不出真凶,你这官帽也不用戴了。”

  说完常远甩袖而去,留下一脸愁色的何应承。

  “哎,李公子这回你也见着了,你可要帮我啊……”

  “放心吧,大人,我定当尽力而为,今夜我们就去鬼市一探吧,不知何大人可有方法进入鬼市?”

  李长清说道。

  “要想进入鬼市则是需要引路人,皇城五里之外有一处阴坟坡,需要带着信物前去找到鬼使才能进入。”

  说话的是一旁的仵作老头,说着向长清抛出一枚令牌。

  只见这黑色的令牌上刻着一个大大的鬼字,颇有阴森之感。

  “多谢仵作,不知你对这鬼市有没有了解呢?”长清道了一声谢,问道。

  “嘿嘿嘿~去了你就知道。”老头显然不愿意多说,随后就离开此处。

  “何大人,我需要一份笔录,就是在玄明寺当日发现常威的信徒一份详细的笔录。

  还有今日在牢房之中的全部值守的笔录,尽可能详细,让他们好好回忆是否有怪异的事情发生。”

  李长清转头吩咐何应承道。

  似乎想起什么,又吩咐道:“哦,对了还有他们的档案,也给我找出来。”

  何应承转头就吩咐王队长按照李长清的吩咐去执行。

  而他自己则是准备和李长清一同前往鬼市。

  正在这时,何飘飘的声音从堂后传来:“爹,听说你们要去鬼市,我跟你们一起去。”

  这时何应承眉头一皱看到何飘飘的倩影走出,说道:“胡闹,此行或许有凶险,女孩子家家,瞎掺和什么。”

  “哼,这个废物能去我怎么不能去,再说了爹爹形势严峻,我刚才也听到了,你就让我帮帮你吧。”

  何飘飘鄙夷的看了一眼长清说道。

  我去~又扯到我头上来了,长清脸都黑了。

  “何大人,就让你女儿陪我去去吧,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你去做,一定要你亲自去……”

  李长清说着就走到何应承身边,低声对着其耳边说着什么……

  不大一会,何大人眉头微皱,看了看李长清和何飘飘,沉思一番,就说道:“那,那你们要小心一些,这鬼市并不同寻常……”

  说着就拿出一件冒着灵光石头交给何飘飘,吩咐两人有危险立刻传音。

  嗯?这是传音石啊,在凡间这等东西已经是好东西了,不过还是没有前世的手机方便呢。

  长清想到若是在这个世界建立通讯系统,会有多方便啊……

  长清拿到了奉天府的夜行令牌,这天武城虽然没有宵禁,不过此时可能城门也关闭了,想要出城也不容易。

  几人分头行事,走出了奉天府。

  “喂,贱男,如若有危险你就先跑,我来挡着,虽然看不惯你,但是刚才听闻你帮我父亲破获一起大案,姐姐还是会保护你的……”

  “你闭嘴吧,我才不是贱男,呸~”

  两人上了马,一路出城而去,敢往阴坟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