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道德修仙系统 > 第十一章,我能做的是问心无愧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我能做的是问心无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长清一众人,推开一个书架,只见一个一人大人的密室通道呈现在眼前。

  几人连忙走进通道之中,来到了一个地下密室,约一百平方米左右的密室,放置着众多的金银珠宝。

  这……

  众人都大惊,李长清不顾这些珠宝,来到一张书架前,翻找着什么。

  不一会就找到一本记录簿,随即赶紧翻看起来。

  约过几刻钟,李长清合上了记录簿,想着什么,在这上面他找到了一些线索。

  就是六年前一些僧人的记录,上面有一个名字,负责财务的是黄明金。

  就是向官府报案说慧明就是南霸天之人。

  这估计就是杀人动机了。

  至于杀人者,长清估计就在这群僧人当中。

  现在主要是要找到杀人手法。

  这常威死于含笑绝,凶手又是怎么混入牢房呢,这血书又是怎么回事,而常威有炼气三层修为,凶手又是怎么让他昏倒在方丈的房间呢。

  这还是长清需要想通的问题。

  随即吩咐何应承,把全部的僧人房间搜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何应承则领着府衙们赶去。

  密室之中只留下了何飘飘。

  “流氓,有什么发现吗?”何飘飘走来一旁问道。

  “发现了,我发现……”李长清回过神来,说道。

  “快说,发现了什么?”何飘飘紧张一问。

  “我发现,你今天更美了。”

  李长清挂起了坏笑道。

  何飘飘一听,小脸一红说道:“臭流氓,哼,不理你了。”

  说着就走了出去。

  李长清看向这满屋子的金银珠宝,又陷入了沉思。

   1.慧明很可能就是南霸天,不过这众多的财宝可能是一些非法的收入,知道事情的灵天被灭口了,只有找到尸首才能印证。

   2.这常威定然跟此事或多或少有一些关系,所以凶手嫁祸给他,并杀了他,是不是跟六年前常远办案有关?凶手是为了报复。

   3.黄明金报案后就招到了灭口,只要找清楚当中的关系,这案子就破了,当然还有凶手的作案手法。

  最让长清疑惑的是杀慧明还好解释,那凶手又是怎么杀死常威的呢,难道凶手有隐身术不成?

  不可能,如果凶手实力如此高绝,根本不必如此,直接击杀两人,在毁尸灭迹离开,官府根本没有办法。

  有些法律对强大的修士根本毫无束缚力,那么凶手定是修为一般,最多也只是跟常威差不多。

  想到鬼市毒鬼子的消息,这么一看,发现僧人里不少符合特征的人。

  稍微缕清思路,长清走出密室,这时奉天府大部队人马也到达此处。

  按照何应承的吩咐,一部分人看住了玄明寺全部的僧人,一部分人去山下搜寻尸体。

  同时还带来了昨夜王常春队长还带来了昨夜长清要求他们制作的全部笔录和一些档案。

  李长清要一个府衙拿着,一会再看,就问灵清:“你们玄明寺储存粮食的地方在哪里?”

  灵清:“在北院一个仓库当中。”

  李长清点了点头,就走出房间,只是何飘飘也跟了出来。

  “你不是说不理我了么?”长清打趣道。

  “哼,我就要跟着你,免得你干出什么坏事来。”

  何飘飘嘟着小嘴道。

  “大姐,我在查案呢,我能干啥坏事……”

  “我不管,就要跟着你……”

  两人边开着玩笑,很快就按照方向来到了北院,看到一间非常大的仓房。

  应该是粮食储存的地方了。

  看到门上上锁了。

  李长清示意何飘飘打开它。

  只见何飘飘灵光一动,一指点向锁头,一道灵力射出,瞬间轰开锁头。

  两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粮仓还算大,看到一袋袋粮食储备,长清大概推算了一番,发现和账目记载的大米数量有些不一致。

  于是一个大胆的推测就在长清心中浮现出来。

  长清还发现了一个冰室,用来储藏一些蔬果的。

  没有在此地逗留太久,李长清二人就返回了慧明方丈的房间。

  这时一脸阴冷苍老的王尸阴也来了,在他那里得到了一条线索,原来这慧明方丈以前确实有旧伤,经脉畏缩,导致修为丧失变成凡人。

  李长清坐在椅子上不断的翻看着档案以及一份份笔录。

  正在这时。

  何应承领着几名府衙走了进来,一脸严肃的说:“李公子,我们发现了一些事情,还有山上的府衙也发现了尸体,不是一具,是数十具……”

  李长清一惊,说道:“数十具……”

  心中的猜测又证实了几分。

  随后李长清跟着何大人来到某个僧人弟子的房间,而王尸阴则是去山上验尸了。

  走了进去,看到府衙搜出一个灵牌位,还有几本练字的字簿和一些证据。

  灵牌上面写着胞兄黄明金之位。

  李长清拿着灵牌和何大人返回慧明方丈的院落,此时府衙把全寺的僧人都召集在院落之中。

  长清举起手中的牌位看向灵动,说道:“黄明金就是你的亲哥哥吧?”

  灵动咬了咬牙回应道:“正是。”

  “那么凶手就是你了。”长清神色一眯。

  灵动没有说话,灵清一惊:“不可能,灵动怎么会是凶手呢,你可有证据,就凭这个牌子么?”

  何应承也开口了:“李公子,你可确定?”

  李长清点了点头,没有开口,似乎在等着什么。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王尸阴回来了,一同回来的还有府衙们带着的尸体,有些尸体都已经腐烂了,也有的已经变成白骨了。

  众人都是眉头紧锁,何飘飘则是吓得脸色苍白,忍不住去一旁吐了起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

  只见王尸阴说:“大人,我大概检查过这些尸体,都是非正常死亡,有些是被灵力震断心肺,有些是头骨,似乎死前都收到一些折磨……

  而这群死者除了前几日刚刚死去的一男一女之外,都分别死了一到六年不等。

  前几日刚刚死去的女尸死前受到一些虐待,有强行行房的痕迹。

  而男死者,应该是这寺庙的僧人,是被人用灵力震断内府而死。”

  王尸阴刚刚说完,只见灵清则是一脸悲色的看着男尸说道:“这就是我的师弟,灵天。”

  说完不少僧人都暗自流泪起来。

  而有一个僧人则是看向女尸,说道:“这不是前几日前来还愿的陈施主么,怎么会……”

  此刻灵动则是惨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除了长清之外,众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看着灵动。

  李长清则是缓缓说道:“杀人首先需要一个动机,一切线索都指向六年前。

  玄明寺这一批僧人都是这六年才进入寺庙的,而玄明寺成立已经有二十年的历史了

  慧明十五年前来到寺庙,用了两年时间当上了寺庙的主持,而这几年那些原本玄明寺的老僧人去了哪里呢

  这些老僧人要么逃走了,要么就死光了,六年前曾在玄明寺负责财务管理的僧人叫黄明金,他发现了慧明的秘密

  所以向官府举报说慧明便是失踪多年,作恶多端的南霸天,由于证据不足,慧明被释放出来,而举报人黄明金被灭口

  以上便是这个案子的开端,有一些是我的推测,你说是不是呢?灵动。”

  只见灵动停止了惨笑,冷哼一声也不接口。

  李长清也没有在意,继续开口解释道:“这慧明也许可能真是南霸天,只是不知出了什么状况,修为丧失,需要每月服用活络丹续命

  而这些尸首也是慧明干的非法勾当,其中大多数是来寺庙还愿的女信徒,被其绑住,卖给一些有需求的人,而本案另一名死者常威就是买家

  这便是凶手作案的动机,而灵动正是六年前黄明金的弟弟黄明灵。”

  这时,何应承发话了:“是你,杀了玄明和常威公子的?”

  灵动:“哼,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做的。”

  “证据就是这本练字簿,你自作聪明打算临摹常威的字迹,众所周知常威其实字写的还不错,还出版过字帖,你便临摹其字,打算把此事嫁祸于常威

  你利用在慧明房间打扫的机会放入了迷魂香,导致慧明和常威昏迷,随后用常威的佩剑杀死慧明

  而后提前割破常威的手指把血书写好,然后利用玄明寺冰窖的冰块把毒丹用薄膜包裹一层,用冰块封住给常威灌入肚子

  等到常威回到奉天府天牢,冰块融化,薄膜也被腐蚀融化,这时毒力泄了出来,造成常威畏罪自杀的假象。

  我说的对吗,灵动,灵清,朱文。”

  李长清一口气说出三个名字,灵清没有说话,这时一名叫朱文的府衙站了出来,只是深深对何应承行了一礼。

  灵动:“不关别人的事,此事是我一个人做的。”

  其实案件查到此已经差不多水落石出,李长清出了字贴并没有太多实质的证据,不过在这个修仙的世界。

  一个证据就足够了。

  知晓这些的灵动,知道兵部把信徒全部抓了,本就想一个人扛下所有。

  不过李长清从档案和笔录中发现了蛛丝马迹,朱文正是当年有过在官府报案的记录,也是近几年才进入奉天府的,当年报案正是自己的姐姐前去玄明寺还愿,结果失踪。

  当时的官府也去玄明寺找寻了没有找到。

  而当时抓捕常威之时,也是朱文亲自上阵,这血书也是朱文提前丢在牢房的。

  不过这其实也只是长清的猜测。

  而这一切灵动绝对不可能一个人完成,从灵清交给自己财务账簿之事,此事就已经有了破绽。

  既然慧明和常威已经对灵天灭口了,又怎么会留下账簿呢。

  这只不过是灵清临摹灵天的笔迹,想让长清看而已,顺理成章就怀疑灵清,加上灵清也是当年一同与朱文报案之人……

  加上灵动的身高体型不符合毒鬼子给的信息,只有灵清符合……

  自此此案的真相大白。

  而接下来,灵清和朱文也纷纷惨笑着,说出了本案事情的经过,倒是与长清说的差不多。

  系统提示:找出慧明与常威被杀案真相,让上千无辜的信徒免于被杀,道德值+30。

  道德值状态:66/100。

  看着奉天府的府衙把几人押了起来,把那密室的钱财搬运出去,和带着那一具具尸体朝山下行去。

  李长清心中感到有些压抑。

  这次的道德任务,做的有些不开心,两名死者实在是人神共愤,只是这个实力为尊的修仙世界,自己又能改变的了什么呢。

  若是不找出真凶,那上千的无辜信徒将要被兵部屠杀一空,就算是天武圣上知晓此事,也不会怪罪吧。

  毕竟兵部侍郎常远战功赫赫,谁又会为了这一千凡人去降罪一个强者呢。

  自己改变不了这个世界,正如前世当年的父母也改变不了天狼星以及众多星域的杀戮。

  也许对死在父母手上的敌人来说,他们是坏人,但是在自己心中他们永远是好人,是民族英雄。

  这就是道德的双标。

  我改变不了世界,但是我能做到对这个世界友善,我能做的是问心无愧。

  或许这就是西姆爷爷改变系统的初衷,要自己正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