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薄总,潜一个呗 > 第22章 好久不见,可可

我的书架

第22章 好久不见,可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然后。

在辛可可的不解中,薄少哲叼着苹果块就凑了过来。他的双臂撑在辛可可的两侧,断绝她所有逃跑的可能性。他缓缓俯下身,半是温柔半是强迫的将苹果喂给她。

既是毒,又是药。把苹果送进辛可可口中的时候,两人的双唇也紧紧贴在了一起。

两人都没有沉醉在这个并不缠绵的接吻中,可是同样的,两个人也久久没有从各自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直到病房们突然被敲响。

薄少哲立即直起身,抖抖修身的西服,清了清嗓子,笔直的重新坐好,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表情淡漠的等待医生护士或是记者的到来。

“请进。”辛可可才是这间单人病房的主人,自然是她出声。

病房门被推开,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一束被勿忘我簇拥的百合花。而这样东西很显然不会是医护人员或者记者会带来的。

薄少哲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知道辛可可受伤的人并不多,除了和她同一个剧组的那些人之外,就只有自己和辛可可的经纪人了。而经纪人现在正在医院大厅对付那些聒噪的记者。不对。薄少哲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人。

“可可。”来人和煦一笑,将病房准确的分割成了两个季节。

苏立然身边温暖如春,而辛可可这边却是极地寒冬。原因无他,薄少哲在不要钱的拼命制造冷气。

不把辛可可的经纪人炒掉是不行了。就连薄少哲自己也没想到,火焰般腾起的怒意竟然第一受众不是苏立然而是辛可可的经纪人。根据昨晚朱莉彻夜不休的劳动成果,苏立然这个康德斯集团的继承人竟然以保镖的身份在辛可可身边潜伏了几年。不用说,这次他会出现在这里必然是那个小经纪人擅自通风报信。

薄少哲站起身,挡在辛可可面前。此时的他已经化身成为捍卫领地的雄狮,随时可以和眼前这个笑的阴险的家伙大干一场。

辛可可勉强抬起手,勾了勾他的手指。

薄少哲一怔,立即侧过头去,倾听她想要说的话。

“薄薄先生,麻烦你先离开一下好吗?”

薄少哲的脸上立即乌云密布。辛可可竟然喊他薄先生?竟然让他离开?被愚弄的感觉顷刻间充斥了他的大脑。“好,你很好。”他冷笑一声,拔脚离去。

由于苏立然没有避让,在跨出病房门的时候,两个人撞在了一起。探病用的花束在剧烈的震动下险些散架。

苏立然拢拢花束,脸上的笑容有些意味深长:“花朵是用来呵护的。薄先生这么粗暴对待怕是不好吧?”

“我怎么对待我自己的东西,就不劳苏先生你一个外人来操心了。”薄少哲毫不客气的回敬回去。他冷冷瞥了苏立然一眼,甩上了病房大门。

对于他的敌意苏立然不以为杵。他仿佛只是在路上碰到了缺乏家教的小混混一样,丝毫没有把薄少哲的行径放在心上。他插好花束,在辛可可的病床边上坐下。

完美无瑕的笑容中终于多出了一丝苦涩:“好久不见,可可。”

“你去哪儿了?五年了,你从来都没有给过我哪怕一条信息。”在昨晚的匆匆一瞥之后,辛可可就知道,既然苏立然回来了,他们就一定会再相见的。只是她原本以为,经过昨天晚上一晚上的缓冲,两人再见面的时候她可以淡然下来的,就像多年的好友那样。

只是刚一开口,眼泪就忍不住溢满了眼眶。

辛可可就像是一个被欺负的小孩子终于见到了家长,心中的委屈瞬间井喷出来。

“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你知不知道,我被人欺负的时候,多希望你还在我的身边保护我?”

面对她的控诉,苏立然无话可说。尽管自己当时确实有很多说不出口的苦衷,可是的确是自己亏欠了她。

“我”他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就被挣扎着坐起来的辛可可一把抱住!

“苏立然,我好想你。”辛可可抽着鼻子奶声奶气的说道。泪眼婆娑的样子就像是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兽,让人忍不住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爱。

被紧紧抱住的苏立然感受到了辛可可微微的颤抖,他知道,那不仅仅是失而复得的激动,还有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他安抚着辛可可,不断的用手抚摸着她的后背:“不要哭了,可可,我会在你身边一直守护你的。”

温情的画面被突然踢开的病房门破坏了。薄少哲怒气冲冲的出现在了门口,他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嘴角的冷笑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不知道为什么,辛可可在看到薄少哲的瞬间,就想推开苏立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自己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断的在两个人之间摇摆不定?她告诉自己,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只是不想让他们两个因为自己而产生矛盾。

“我刚才难道说的不够明白?我的所有物,不、需、要、你、来、操、心!”他一字一顿的说,甚至有些咬牙切齿,语气中的恶劣和杀意完全没有掩饰。

“然而可可并不是你的所有物,薄先生,作为一个有素养的成年人,你应该进来先敲门,你没发现你打扰到我们了吗?”

苏立然的针锋相对显然激怒了薄少哲,他散发出辛可可从未体会过的恐怖气息,大步走了过来,一拳头砸向了毫无防备的苏立然!

苏立然的脸被揍向了一侧。他修长的手指划过嘴角,抹去那一抹猩甜的红色。

“住手!薄少哲,你在干什么!”辛可可想要阻止,可是刚刚一动身,剧烈的疼痛感就随之而来。她不甘心的挣扎着,却被转身过来的苏立然温柔的扶好躺下,甚至还帮她贴心的掖好被子。

“乖,男人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多担心。”他这样说。

看着两人越来越显亲昵的举动,薄少哲有那么一瞬间竟然产生了自己是局外人的想法。这简直是太荒谬了!辛可可明明是他的所有物!而苏立然不仅觊觎,还想要拐走!薄少哲捏了捏拳头,平时只是用来签字的手指发出了令人胆颤的脆响:“你说的对,你还是好好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苏先生!”

话音刚落,他的拳头又挥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