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薄总,潜一个呗 > 第24章 辛可可,你当我是傻子吗

我的书架

第24章 辛可可,你当我是傻子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辛可可还没完全从自己的思维中抽身出来,就被一股大力拉进了病房。她正在震惊,然后身体就被人重重的固定在了门板上。

身边一声咔嗒声响起,很明显,房门被人反锁了。

辛可可突然心中一紧。

她不敢抬头看已经逼近向自己薄少哲。直觉告诉她,自己的这位“主人”正在盛怒之中。

“你竟然想要去苏立然那边?”薄少哲没有直接发作,但他的声音听起来极其危险。

“我我没”辛可可躲避着他的视线。脖子僵硬的扭动,眼睑也深深垂下。

然后她的下巴被人抬了起来。

“看着我,”薄少哲温柔的说道,“辛可可,你当我是傻子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愚弄?”

“不我”辛可可深呼吸,不知道为何,勇气突然从内心的最深处冒了出来。那些她从来不敢在薄少哲面前说出的词语一个接着一个的争相从口中蹦出:“对,我刚才就是想去看苏立然,怎么了?这是我的自由,薄少哲你无权干涉。”

说完这句话,辛可可已经可以明显的看到,薄少哲撑在自己身侧的双手上暴露出了青筋,仿佛下一秒钟他就会把自己揍到不省人事二度昏迷。可辛可可就是倔强的不肯认错。

她本来就没有错,要她怎么认?

难道想要摆脱别人对自己人生的摆布是不对的吗?

“很好,”薄少哲从牙缝中挤出声音,“选择去看谁,那是你的权利,我不干涉,而我,现在只想行使我的权利。”

辛可可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是他的权利,就听到了布帛被撕裂的声音。不慎牢固的病号服被他粗暴的撕开,丝丝凉意从肩膀处笔直向下侵袭。

薄少哲狠狠的咬在了辛可可的肩膀上!

痛的她忍不住低呼了一句,眼泪瞬间就溢出眼眶。她毫无力气的拍打着薄少哲的后背,但是毫无效果。

这一次薄少哲的啃咬毫无**,有的只是发泄愤怒,以及,在辛可可的身上烙下永远的烙印。

“痛你放开我”辛可可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她刻意压低着声音。要知道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可是医院,虽然薄少哲反锁了大门,可是医院病房的隔音水平并不好,不然的话之前薄少哲也不会在病房内就听到门口的脚步声了。

苏立然就在隔壁的病房,薄少哲却想现在要她!

“放开我,求求你,别在这里”

薄少哲终于从她的颈窝抬起头,看着她肩膀上自己深深的牙印,很是满意的轻声一笑:“抱歉,这是我的权利,你无权干涉。”

他一边说着,手上一边用力,将她破烂不堪的病号服撕扯的更加支离破碎。最后用力一扯,将之甩在地上。

谁爱谁先输,果然是至理名言,所以他的尊严,总是被她一踩再踩。

一想到,也许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辛可可这个不听话的姑娘可能会对别的男人脱下衣服,博少哲的眼神就幽暗起来。

苏立然比那些和辛可可一起拍爱情戏的男主角更可恨!

“只要你答应我不再见那个姓苏的,我今天就放过你。”他感受到了辛可可的抗拒,虽然心中恼火至极,可也不想真的把事情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的手停留在她的心口,掌心感受着皮肉下,那颗心脏的跳动,似乎是想要弄明白她心灵的真实反应。

见辛可可沉默,薄少哲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说话。你知道我没有多少耐心。”他稍微提高了音量,强迫她回答。

“这不可能。”

辛可可一口回绝了他。

在她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是苏立然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为她遮风挡雨,和她一同度过无数的艰难险阻。苏立然就像是童话故事中的小王子,而辛可可曾经也以为自己就是他的小玫瑰。

直到有一天小王子意外失去了所有音讯,失去了依靠的小玫瑰则在一场暴风雨中被薄少哲这匹凶狠的狼王叼走了。

可就算她现在身处狼窝,当初和小王子一起生活的日子依然是她最美好的回忆,她和苏立然之间也许不是爱情,但必然有类似亲情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因为薄少哲一句话,就和自己的亲人断绝联系?

辛可可感觉到薄少哲压在她胸口上的手倏地一下子收紧了。突如其来的力道也传递到了她的心底,让她疼痛不已。

“辛可可。”薄少哲突然低声喊了一声辛可可的名字,看得出来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沉默了,只是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她的颈边。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他开始吻她。

只是薄少哲的吻再也无法让辛可可感受到火热和悸动了。

辛可可似乎觉得自己真的是在被一匹狼亲吻着,他只是想要吃掉自己这块肉,而不是让两人都在心悦之间获得欢愉。

就在薄少哲即将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病房大门突然被敲响了。

而门外的人竟然是苏立然!

他的声音显得疲惫而烦躁。用着商量的语气说道:“薄少哲,开门,我有事需要和你谈谈。”

辛可可听到声音一下子就愣住了,她无声的挣扎起来,就像一条被拉上岸的鱼,因为缺氧而徒劳的做着毫无意义的扭动。

与她正相反的是,薄少哲的脸上却挂着一丝怪异的笑容。他无视了辛可可急切、哀求的眼神,戏谑的开口说道:“抱歉,我现在没时间,我正在品尝一道我最喜欢的美食。”他挑眉看着辛可可,眼神竟然有些邪魅。

“吃饭?”门外的苏立然一脸茫然,这里是医院,而且一个刚刚和他打的像红眼鸡一样的男人现在竟然有心情慢条斯理的吃饭?不仅如此,从薄少哲的声音就可以听出来,这家伙心情似乎还很不错,甚至有一点炫耀的意味在里面。

“对啊,吃饭,你要进来围观吗?”薄少哲一边说着一边早有准备的按住了想要极力挣扎的辛可可。用极低的,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在她耳边说着:“如果你再乱动,我就真的邀请苏立然进来了。如果他知道了你和我之间的交易,你觉得他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你?他还会把你当成那个需要他呵护的温室花朵吗?”

听到他的威胁,辛可可终于沉静下来。低垂着眼帘,不再言语,晶莹的泪水却一滴滴落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