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骨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啊,她早该知道了,成为薄少哲情人的那个瞬间,她就再也不是过去的她了。自己和苏立然的感情也不可能再回到过去。那朵被人进行呵护的小玫瑰早已在暴风雨中死去,现在盛放的这朵虽然依旧鲜艳,却浑身带刺。会扎伤任何企图靠近的人。

门外的苏立然沉默了片刻,他实在是不知道薄少哲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直觉告诉他,事情必然有怪异,可是秉着谨慎的心思他也没有多想。

走廊里渐渐传来喧哗声,苏立然耳尖的听到其中似乎还包含记者采访的声音。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这些记者似乎反应速度也太快了一些。不仅这么快就找到了医院,现在似乎连辛可可的病房也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说其中没有幕后黑手在推波助澜,苏立然是一百个不相信。

“那我们就改日约个时间再聊。记者已经来了,我不管你和可可到底是什么关系,但如果你真的是为了她好的话,就千万别被那些吸血的鲨鱼抓到了尾巴。可可现在是事业上升期,绝对不能有这样的负面消息出现。我必须得走了,你好自为之。”

扔下忠告,苏立然就匆匆忙忙离开了。以他现在的身份,实在是不适合出现在这样的场合。

“我说过,我的女人不需要你来操心。”薄少哲又甩出那句老话,他依然面色不虞,却放开了沉默不语的辛可可,在病房的衣柜中找出一件崭新的病号服,想要给她套上。

没想到,他的手刚接触到辛可可的皮肤,却被她一巴掌挥开。

薄少哲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拿着病号服的手也不由得攥紧。辛可可在抗拒他,从对方紧紧抱着自己的手臂,并且慢慢依靠着门框滑下,最后蜷缩成一团低声呜咽就能看出来。

她还觉得委屈了?自己才憋屈呢!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旧情不断的?她与苏立然的藕断丝连简直就是勒住他脖子的绳索,都打算要他的命了,自己还得继续宠着她捧着她?

薄少哲很想直接把病号服甩在抱膝而坐的辛可可脸上,几番深呼吸后,才忍住了。“起来,”他单手去拉辛可可的手臂,企图把她从地上拽起来,“你不会想让记者们拍到你这个样子吧?”

因为薄少哲依然怒意未消,他手上用的力道大了一些。按照平时的情形来说,这一拉顶多就让辛可可重心不稳摇晃几下而已,可是现在的辛可可正是身心都十分虚弱的时候,突然被这样的力道一拽,整个人都如任由人摆布的布娃娃一般重重向前倒去,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辛可可在倒地之前,下意识的用左手撑了一下,结果身体所有的重量在一瞬间全部都压在了左手手掌上。钻心的疼痛瞬间随着手臂传导到心中,辛可可忍不住闷哼了一声,看到自己的左手掌和手腕处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乌青起来。

稍微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来,必然是这一块出现了骨折或者骨裂。

“可可!你怎么了?”薄少哲大惊,就算是再火大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种伤害辛可可的方式来发泄,他也知道自己有时候的确混蛋,可不至于是个会打女人的人渣。

再也顾不上什么矜持什么身份,他单膝跪在辛可可身边,看了看她手腕的状况,不由分说的就把她打横抱到了病床上。

看着辛可可额头上因为疼痛难忍而冒出的豆大汗珠,还有她已经皱成一团的脸,薄少哲又是心疼又是自责。

他连忙按下床边的紧急呼叫键,抚摸着辛可可的头发安慰道:“医生很快就会来了,不会有事的。剧组那边我去给你请假。”

他的姿态已经放的足够低,可是辛可可却扭过了头,避过了他的手。

她的脸上带着他不熟悉的漠然,以及心灰意冷。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辛可可终于回过头来,正视他。她的表情如此认真,不禁让薄少哲想起,有时候他看着她读剧本的时候就是这样,认真,专心,一丝不苟。在做自己认定的事情的时候,她就会这样,虽然简单而平淡,却带着决不妥协的力量。

“我想要你的尊重我。薄少哲,我不是谁的附属品,我只是我自己。我是辛可可。”说完这些,她闭上眼睛,强忍着手腕传来的阵阵痛苦说,“我很累了,麻烦你出去好吗?”

“如果我拒绝呢?”

辛可可表情未变,也没有回答他。就好像网上流传的那个段子,“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辛可可短时间内不会再给薄少哲任何回应。

而薄少哲的骄傲显然也不能让他继续退步。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走廊上的喧哗声越来越大了。一个略显焦急的声音在其中大喊着:“让一让,让一让,我是医生,有病人需要我去诊疗,你们这些记者让开啊!人出事了你们负责吗!”

薄少哲眉头深皱,苏立然虽然可恨,可是他说过的话却是没错的,绝对不能让外面那群拿着长枪短炮的家伙报导出辛可可的负面消息。

于是在医生前来敲门的时候,他只是警惕的把病房大门打开了一道小缝,确认外面是穿着白大褂,胸口挂着医院特制胸牌的医生没错之后,才迅速放他进来。

也许是因为记者们打听到的是辛可可原本的病房,所以这边反而没什么人注意。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记者们也知道住在这一层的病人非富即贵,这种人最烦自己的**被人窥视,轻则找保安,重则请律师,难缠的很。所以聪明的记者们当然不会去自讨麻烦。

医生人过中年,医术了得,他只是将辛可可的手腕反复检查了几次,连x光都没有拍,就直接下了骨折的判定。

之前辛可可主治医生也是他,他随手查阅了病历,很是责备的看着薄少哲:“你是她的家属吗?”医生不追星,不关注娱乐,自然不知道眼前的患者就是被称为人形印钞机的当红女演员,而眼前这个衣着不菲的男人则是漫步云端的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