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薄总,潜一个呗 > 第26章 是想让她残废吗

我的书架

第26章 是想让她残废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薄少哲颔首:“是,我是。”

“不是。”与此同时,病床上的辛可可也开口了。

主治医生对于人情世故比较迟钝,他根本没有感受到空气中的尴尬和电光四射,他只当作是两个小情侣在闹别扭。

“既然你是病人家属,那我就得批评你了,你是怎么照顾病人的?病人之前就是从楼梯上跌落下来,身上不少地方受了伤,难道你不知道这个时候让患者多卧床休息才是最重要的吗?为什么擅自给她挪动病房?现在骨折了吧?”正因为不知道薄少哲的身份,医生教训起人来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他所要做的就是对每一个病人负责,而不是任由他们瞎胡闹。

面对医生这样毫不留情的斥责,很难得的,薄少哲竟然发不出火来,只能在一旁懊恼的不停点头。

“行了,外面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挤了那么多人奇怪,我们医院也没有出医疗事故啊你们就先在病房呆着,我去给你们开点外敷的药,等他们走了你们再去放射科拍个全身的片子,看看有没有其他地方有受伤。”

医生刷刷刷在病历上写了几笔,下了定论。

在医生要离开的时候,也许是出于礼节性,也许只是单纯的因为薄少哲距离门口比较近,就顺手帮医生拉开了病房门,可是房门一开,里外的人都愣住了。

外面竟然堆满了长枪短炮!

薄少哲条件反射的就想关门,可是马上有记者眼疾手快的挡住了他!

“薄先生,为什么身为漫步云端的总裁的你会出现在辛可可小姐所住的医院呢?”

“薄先生,据有关人员透露,你之前不仅在走廊上寻衅滋事,而且还打了辛可可小姐的经纪人,请问这是真的吗?”

“漫步云端是否有意签约辛可可?”

“据传辛可可小姐在片场耍大牌,借剧本情节霸凌同剧组n姓女星,薄先生能说一下你对此事的看法吗?”

无数的问题连珠炮一样向薄少哲袭来,让他应接不暇。唯一庆幸的是,因为他是和医生一起从病房里出来的,倒是没有什么记者往他和辛可可两人的私密关系上面去想。

他冷着脸走出房门,反手将大门关上。看向记者们的眼神就像是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在盯着妄图挑事的野狗。

“太聒噪了,保安呢?”他不悦的看向一侧。

人高马大的保安此时捏着双手,畏缩的就像是不受婆婆待见的小媳妇。他满脸委屈的说:“不是我不拦他们,他们说如果不给采访,就要在报纸上抨击我们医院啊我只是个合同工,被院长知道了我会被辞退的。”

“那也不能让这些家伙扰乱医院秩序啊!病人刚刚又受伤了,现在等着去拍x光,你们挡在这里,是想让她残废吗?”医生气的跳脚,指挥保安道,“赶走,把这些记者都赶走!出了事我担着!”

他一向对新闻不慎敏感,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话给了记者们新一轮的由头。以至于他们被保安撵走的时候,还不断回头高声质问:“辛可可小姐二度受伤了吗?能透露一下具体原因吗?和薄先生突然造访医院有关联吗?”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三天,后来医院里下了禁令,禁止记者再进入医院影响医护人员的正常工作。可是他们却并不死心,暗搓搓的躲在医院大门外,看到觉得有故事的人就一阵猛拍,吓得前来就诊的病人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院方终于被折腾的受不了了,院长亲临辛可可的病房,致以关切慰问,并且在探病最后委婉的表示,能为你治疗的,我们医院已经做到最好了,可是伤筋动骨一百天,辛小姐你总不能一直让医院成为记者们的战场吧?

他说的含蓄,辛可可却一听就明白了。她也没有强求,毕竟就像院长所说的,骨折最重要的就是静静休养,治疗倒是其次的。很多骨折的人甚至都没去医院,在家里就自己长好了。

“最近确实给你们添麻烦了,实在抱歉。我一会儿就去办出院手续。”辛可可颇有些歉意的说。

要的就是她的承诺。院长大喜过望,立即拍胸脯保证:“不用麻烦,我让护士全都给你办好,行李可千万别忘了啊,以后身体有什么不舒服,打我名片上的电话,我派医生上门就诊。”说完,也不给辛可可拒绝的机会,就喜气洋洋的走了。

虽然能理解院长的心态,可是辛可可心中还是有些小郁闷的。有没有搞错,至于把我当成蛇蝎避之不及吗?

她无奈的告诉依然得留院观察的经纪人:“麻烦你打个电话给晓晴,就说让她去我家帮一段时间的忙,月底我包个红包给她。”

晓晴是辛可可的生活助理,平时专门负责辛可可外出拍戏时的点点滴滴,对辛可可的一些习惯也比较了解。

医院果然是考虑周到,不仅很快就送来了辛可可的全部出院手续,而且还专门指派了一辆救护车送她回家。要知道现在门口那些记者不放过任何一辆私家车,可是救护车他们却是不敢阻挠的。

回到家,让辛可可意外的是,家中仿佛并没有人的样子,打晓晴电话也被提示对方关机。这让辛可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她正迷惑着,突然听到书房传来了熟悉的手机铃声。

那个铃声特别到绝对不会有人与之重复。

是薄少哲!

难道是自己生病太严重产生幻听了?辛可可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额头,不对啊,不烧啊。

自从那日在医院里和薄少哲不欢而散之后,辛可可就再也没见到过他,也没有收到他的电话信息什么的。倒是苏立然,来过几个电话,并且表示了现在不方便去医院制造新闻的抱歉。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和这个从来都以自己为中心的总裁闹翻了,没想到他竟然在自己家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