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望无际的广阔平原上,种植着茂密整齐的也不知是什么的植物。

风吹过,丛丛青苗如浪花般隐约浮动,蓝天白云下,好一片恬静美好的画面。

“嘭!”一个高大的兽人被重重摔在地上,引起了地面的小幅度震动,吓得一些小动物唧唧叫着慌乱跑开。

地上的兽人还想站起来,却被对手掐住了脖子,不重,但也压制住了他的行动。

“劺,你输了,按部族规定,你最东那个悬崖归我了。”

劺无奈地点头同意,这才被放开。

劺站起身来,叹了口气说:“奔,你就算要一片好地我也不会有怨言的,可你每次打赢了别人,就只要那么一些劣质得根本不能种植的地方!”

奔拍拍自己的兽皮衣,瞥劺一眼,只说:“每种土地都有适合它的种子,悬崖也能种。”

刚和他打完架的劺走过来,哥俩好地搭着奔的肩膀,同情地说:“都怪你阿父阿母,分你的田都好意思要回去。”

奔却不以为然:“那是他们的,想给我就给,不想给,我就自己去抢,打架抢田也是传统。等过了今年,我就去更远的地方找地盘,外面世界那么大,哪都有地。”

说完奔就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劺知道他这是要回去拿种子了,奔是最喜欢种植的,又获得了新地,当然是马上准备种了。

劺试图拦他:“奔,我给你换一块好地吧?你看看我这些……”

奔头也不回地挥挥手:“你自己地都那么少,省省吧!”

兽人大多性情直爽,所以像这样以打架解决问题的粗暴方式很是常见,兽人平原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这样的事。

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规则,那是环境决定的。

就像另一个世界的现代社会,大多人已经不靠种田养活自己了,也是历史趋势。

但与此同时,他们也需要早出晚归地奔波在繁华的商业大楼间,为自己的生计而忙碌。

“游总,这个游戏怎么玩的啊?我都不会,你能不能教教人家?”一座几十层的大厦楼下的咖啡厅外,穿着红色连衣裙的长发女正在搭讪一个正在玩游戏的男人。

她悄悄地轻俯上身,让丰满的胸脯显露出完美诱人的形状,试图勾引目标对象。

然而她身边的游应只是瞥了她的屏幕一眼,就收回眼神,继续玩自己的手机。

游应淡淡道:“我只玩单机游戏,网游都是大公司揽钱的工具。”

长发女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瞬:“……游总,这是你们公司刚出的游戏。”

“……”游应手下的动作顿了一下,他重新看向长发女手机里的画面,分辨了一会,确定这真的是他家的游戏,才棒读道:“哦~原来这是我们公司旗下新推出的画面精致、配色舒适、角色动作流畅而爽快、皮肤个个华丽实惠的全国顶尖优秀游戏《英熊峡谷》啊!”

长发女想攀附的心都被浓浓的吐槽欲挤没了:“呵呵呵游总你真会开玩笑,这游戏里最便宜的皮肤都要30一个,这也能叫……”

“日常我早上做完了现在不想玩你走吧。”游应飞快打断她的吐槽,说完带上耳机继续玩自己的游戏,充分表现出他的拒绝沟通。

长发女站起身来,气恼地跺跺脚往外走去。呸!狗男人!

游应是一家大型游戏公司的老板,又不止是游戏公司的老板,他旗下还涉及直播、短视频等多家互联网公司,虽然他自己不玩网游不看直播不刷视频,但他眼光独到,总能发现当下最热门、最合适的市场,并对其进行投资。

而且游应的手底下还有一群优秀的员工,他只需要做出正确的投资方向,就能让公司业绩蒸蒸日上。

有钱又帅气还单身,据说还从不在外面乱来,这样的好男人,当然是非常抢手的。

然而游应对那些狂蜂浪蝶毫不感冒,谈恋爱能有玩游戏快乐吗?

何况他最爱的还是单机游戏,完全地断了发生网恋的可能性。

要不是在等人,他下班后就要去附近吃个饭然后回家继续玩游戏了。

长发女走后没多久,一个年轻女子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悄无声息地站在游应背后,突然大声喊:“老哥!”

游应吓了一跳,对待万事都能处变不惊的他差点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游果果,你找打是吧?”游应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掌,就准备给游果果一个爆栗。

游应平时不喜欢和人交流,但他妹就不一样了,被他妹这么一吓,游应整个人都显得“精神”了许多。

“诶诶诶!”游果果跳到一边,就举出一个粉色的小提袋:“我今天可给你带礼物了!”

“拿来吧你。”游应不客气地一把抓过,伸手在提袋里掏掏,拿出一个崭新的高仿真兵人盒,仔细地看了看透明窗口里的品相,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这还差不多,嗯?”

游应发现袋里还有一小盒东西,随手就掏出来了。居然是一盒可爱的水果造型香皂。

“这是我公司的新产品,刚出的样品我就给你拿了一盒,对你好吧?”游果果得意地叉腰。

“你认真的吗?这种小孩的玩意?”游应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我和你说,我这款香皂可是新挖来的高级研发人员出的,我敢说清洁度比市面上常见的香皂要好不知道多少倍了,你平时不都喜欢用肥皂洗澡么?正好适合你啊!”游果果理直气壮地说。

游应想了想,竟然也觉得她说得有道理,正好家里肥皂用完了,这香皂造型虽然幼稚,但用来洗澡好用就行了,还管什么造型。

“行吧,我拿去用。”游应把香皂盒和兵人盒都放进提袋里,站起来就往外走去。

游果果赶紧跟在后面,边走边说:“我这刚回来,你不请我吃个饭啊?”

“去哪?”

“必是那家冰点烤肉啊!”

“那行,你开车来了么?”

“开了开了!”

……

奔今天又弄到了一个地盘,即使天快要黑了,他也想要马上去种上菜。

奔他不仅仅是喜欢种田,还很喜欢挑战高难度的种田任务。

去悬崖上种菜,想想就很刺激。

自己的木屋就快走到了,奔的脚步却慢了下来,因为他在门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奔停了停,又继续大步走过去。

那人显然也看到了奔,远远地便柔声呼唤道:“阿奔,你回来了。”

“嗯,”奔应了声,走到她面前问:“阿母找我有事?”

奔的阿母看着他,踟蹰了一会,才轻声说:“你弟弟不是要成年了么?我想……想问问你能不能分块地给他?”

她又马上补充道:“不用多大的地,够他吃饭就行的,等他大了我让他自己去抢。”

说完,奔的阿母就期盼地看向他。

奔摇摇头:“我没有地可以分给他。”

阿母失望地低下头,小声地说:“就一小片可以么?糊口就……”

奔打断道:“阿母,不是不想,我是没有,我现在一块普通的田地都没有。”

“怎么会?”奔阿母诧异地抬头睁大眼睛看向他:“当初分给你的地不是很大么?”

“后来都分给弟弟妹妹们了。”奔耸耸肩。

“南面大歪树前的那片不是……”

“那块去年就分给五弟了。”奔打开房门,进去收拾起菜苗来。

奔阿母迟疑地问:“三叉小溪边那块呢?”

“一半五年前被分给三弟了,另一半两年前分给四妹了。”奔捡好需要的苗,就走了出来。

阿母捂住了嘴,不可置信地问:“难道阿奔你的田都被分了?那你自己怎么办?”

“打架呗,我刚找劺要了一块悬崖,现在就去种了,”奔说着呲出一口大白牙:“悬崖小弟弟要么?我觉得他可能爬悬崖够呛。”

奔阿母感到无颜面对阿奔了,本来按族里的规矩,孩子成年后,父母就要分给他一片可以用于生产的田地,之后孩子也会赡养年老的父母,没想到奔的田全被他们为后面生的弟妹们要走了。

奔阿母捂着脸,眼泪在打转,奔都不知道她咋这么多愁善感。

“奔你跟你阿母说什么了?”

“敢把你阿母惹哭?欠收拾是吧?”

这不好听的话从林子里传出来,奔心里就“啧”了一声。

得,护妻狂魔来了,奔都懒得回头,现在不早了,快点去种植还能快点回。

奔往悬崖那边走去,边走边头也不回地喊着:“我可什么都没干,别赖我。”

也不管身后人还要说什么了。

……

游应和他妹妹游果果吃饱喝足,结完账,就准备回家。

游果果是带着司机和车出来的,所以吃完饭两人只要坐在后面消化就可以了。

车上,游果果兴高采烈地和她哥分享:“我去樱花国挖角时被安利了乙女游戏,才发现这类游戏真的太香了~”

游应嗤之以鼻:“就那种普普通通的女主被一大群优质男人追的游戏?”

“欸不能这么说啊!”游果果锤了他一下:“女主也是要展现个人魅力才能吸引到对方的好不好!”

“对对,有魅力。”游应敷衍地说,他是没看出那啥都不是的女主有什么魅力。

游果果拿出手机给他安利:“我推荐你一个游戏,我超爱里面的男主啊!性格太萌了!一定要介绍给你!”

“我不想玩。”游应不配合。

“你不是喜欢男的么!”游果果锲而不舍:“这男主身材超棒!”

游应:“我不。”他一个top玩什么女性视角的游戏。

“又没让你代入,”游果果扯过她哥的手机,直接搜索下载安装一气呵成:“让你欣赏一下可爱的男孩子而已嘛。”

游应无奈地拿回手机,隐约看着多了个粉红的ico,也不管了,回头有空再删掉好了。

游果果先送的游应回家。

游应住在本地最高档的社区,周围环境好,空气也不错,离郊外较近所以很安静,但交通又很便利,是最好不过的地段了。

这里的房子都是独栋、非并排建立的,而从前到后高度不一样的不同区域,档次也都不一样,像游应所住的后排豪华区每栋都带着宽敞的前后院,连道路都是干净并环绕着鲜花的。而游应家前面仅仅隔着一条绿化带的另一片区域不仅高度比他家低,连档次都低了些,即使如此,那也不是一般有钱人能入住的地方。

车开到了家,游应下了车,走到大门口,随意地看了一眼正前方某栋房子的某个窗户。

而那个窗户即使半拉着窗帘,没有开灯,也能隐约看到有一个人躺在那,一动不动。

游应皱了下眉,站在那没再往里走。

游果果奇怪地看着她哥,也走出车,拍拍游应的肩膀问:“哥,你不进去看什么呢?”

“前面那家……”游应说了一半又顿住了,摇摇头:“没事,你快回去吧。”

看着游果果坐着车离开后,游应转身往家走去,走了没两步又停下了,转头再次看向前面那扇半遮半掩的窗。

那个躺着的人影还在。

游应虽然与社区其他住户没有什么沟通,但前面那户经常发出些打骂声,虽然声音不大,但他也能听到一些不好的词,偶尔路过社区休闲区,游应也听到了一些事。

比如那后娶的老婆是男主人的外室,还带着一个私生子,比如他们后来天天磋磨前面正室生的大儿子等等。

对此社区其他住户自然是有意见的,所以也让社区的服务人员去说过,后来打骂声就少了,但零星还是有一些传出来的。

别人家的事,游应也是不管的,毕竟他家大儿子也是二十几的人了,他该自己保护自己。

但游应在意的是,这俩天那个大儿子的房间都一直是暗着的,人却好像一直躺在床上,似乎没有见到出门,也没怎么动过,这显然是不对劲的。

要不要报警呢?游应有些纠结。

这事本质上和他没关系,报警话不管是什么结论,都怪麻烦的。

游应这个人最讨厌麻烦了。

而且城市里,大家都是陌生人,冷漠一些,也是常事。

这世界上,多的是见死不救的人吧?何况还只是个怀疑呢?

虽然这么想了,但游应再次看了一眼那扇窗,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拿出手机报了警。

算了,麻烦就麻烦吧,要是真出了事,那一辈子可能都忘不掉。

游应宅是宅,讨厌社交也是真的,但大是大非上还是能分清楚。

报完警,游应回到了家里,今天吃烤肉热出一身汗,他得赶紧先去洗个澡,回头警察来了,可能要找他沟通。

抱着睡衣进浴室时,游应随手就从游果果送的香皂盒里拿出一小个,是粉粉的草莓状的。

游应飞快地脱衣淋浴,然后给自己打香皂,别说,这香皂看着花里胡哨,还确实挺好用,涂完身体都是滑溜的,而且泡泡很多,搓搓洗洗,再一冲,游应瞬间就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

就是太香了,游应看着手里的草莓小香皂想着。

“嘀——嘟——嘀——嘟——”

游应惊讶地看向窗外,怎么会有救护车的声音?

游应急着走向窗口,却因为泡沫脚下一滑,幸好手撑住了马桶边,才没摔倒,但同时,他手里拿着的小香皂却脱手而出。

就在这一瞬间,时间好像怪异地凝滞了。

窗外的救护车声音变得悠长,游应的动作停止了,香皂在空中缓慢旋转,空间出现了扭曲,好像就在这么一片区域之间,时空出现了裂隙。

香皂飞去的方向,正巧就出现了那么一个小裂隙,小香皂顺着裂隙,去了另一个空间。

陡峭的悬崖上,一个兽人正在灵活地徒手攀岩,他背上背着一个篓子,游刃有余地在悬崖上走动着,时不时在崖壁上挖一个洞,然后从背篓中拿出一株苗,熟练地埋在洞里。

种完最后一株苗,奔轻松地颠了颠空篓,快速地往上跳着飞跃。

如果是普通人,甚至别的兽人,这样做都危险得够呛,但奔不一样,他经常锻炼身体,徒手攀岩悬崖只是小意思,如果他高兴,光靠单手都能跳回崖顶。

眼看着距离顶端只剩不长的一点距离了,现在的奔是最放松的时候了,他没有太在意,直接往上一跳,右手就要攀上崖顶,待会只要右手一用力,整个人就能直接跃上崖顶。

突然的,这片地域出现了一阵空间扭曲,崖顶半空裂开一条缝隙,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然后咕噜噜地滚到了悬崖边。

奔的右手刚好重重地攀到了崖顶,入手之处却不如他想的那样坚硬干燥好用力,反而湿滑一片。

奔懵了,这一瞬间他的右手就那样从崖壁上滑落,整个兽人往悬崖下跌去。

在往下掉的时间内,奔快速收回右手一看,手里居然抓着一块粉红色的陌生物体,明明他下去之前崖壁上是没有这玩意的!

奔死死地盯着这个破东西,害他从悬崖上掉下去,这下估计伤得不轻。

兽人身体强健,摔是不容易摔死,但可怪丢人的。

奔郁闷地想着,丝毫不知道,此时就在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比之前要大得多的时空裂缝……

……

游应惊魂甫定地稳住身体,莫名地看看自己的四周,刚刚似乎发生了什么,但又像是错觉,他在地上快速地扫了几眼,没看到那块掉了的香皂,也没空找了,他站好,走到窗边,拉开一格百叶窗往外看。

只见前面二楼那个房间亮了,楼下门口确实出现了一辆救护车,有几个警察正在和里面的医生说什么,被绿化带和房子遮掩着,他也看不太清。

难道真出事了?游应皱眉。

他冲掉身上的泡沫,抽出毛巾快速擦干身上的水渍,穿上睡衣就往外走去。

吵吵闹闹。

而同一栋房的二楼靠窗的未开窗房间中,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瘦弱男生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眼睛紧闭。

他的脑海中突兀地响起了一阵无人听到的声音。

【滴——虐渣系统绑定中,拒绝请在三声提示音内回复。】

【滴——滴——滴——】

【绑定成功,宿主信息搜索中,宿主身体扫描中……】

【信息确定完毕。】

【宿主种族:蓝星人类;宿主年龄:22岁;宿主性格:懦弱;宿主身体状况:虚弱濒死;宿主信息:被渣男爸爸、小三继母、恶毒私生子欺负孤立的原配独子;宿主任务:虐渣……】

【扫描信息再确定完毕,信息锁定完毕。】

【开始根据宿主性格、身体情况决定系统要求……】

【强制程度:不强制;任务难度:低;任务积分奖励:较高……】

【系统待机,等待宿主苏醒。】

就在声音消失后没多久,周围突然出现一阵空间波动,床上躺着的人仿佛一瞬间出现了不同的重影,又很快不见了。

系统警惕,扫描四周,却没发现任何异样,再次进入待机。

床上的人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肉眼又看不出来。

只在他的右手中,忽然出现了什么东西。

粉色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