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犇说起要种全有伯的地,但事实上他根本没什么钱,也不知道租不租地起。

全有伯摆手:“不租了。”

刘犇刚有些失望,全有伯却继续说:“就给你种了得了。”

刘犇惊讶,这不是让他白占人家便宜么?

然后全有伯收完稻谷后就把他拉到了他爷爷家,大家围着刘犇那么一叨咕,刘犇这才知道,因为现在根本没什么年轻人愿意种田,有些离村子远的田都直接荒废了,现在想租田给别人种的多了去了。

然而根本没人租啊!

就算真的租田,也不要多少钱。

“200元一亩一年,”刘一彪撇嘴道:“就这,都很少人愿意租了种呢。”

“像我家收割这活,”全有伯笑着说:“你这一天的人工费,都比这半年的租金高了。”

本来请人收割就费用高,刘犇还那么高效,简直抵得上收割机了。

“那……我接下来这段时间帮您翻晒一下谷子吧。”刘犇挠挠头说。

“不用啦,这点事我还是能干的,”全有伯挥挥手:“你还是赶紧准备要种的秧苗吧,别错过播种时间了。”

本来他家就收的最晚,别人家的秧苗都快种完了。

刘犇点点头,这个急不来,他田里的要用的秧苗,现在还是种子在系统田地里没收呢。

全有伯给他写了个条子,大致内容是今年下半年田给刘犇种,租金以刘犇帮忙收割稻谷的费用相抵了,签上了名字,按了手印,全有伯的田就算暂时租给刘犇了。

“你小子不会这几天到处帮人种田就是在物色可以这样可以租的地吧?”刘双虎坏笑着问刘犇。

刘犇斜眼:“三叔你眼中的我就这么势力啊?”

“那谁知道呢?要是你遗传了那个……诶哟!”刘双虎还没说完就被刘一彪敲了下头。

“就你满肚子坏水!”刘一彪骂道:“赶紧去给我翻谷子。”

“哦……”刘双虎摸着头蔫蔫地出去了。

“你别听你三叔的,他就是说话没个数。”王凤晶生怕刘犇心里有想法,特意解释道。

刘犇点头:“我知道。”三叔就是那个话唠性格,又没坏心。

“好好,好孩子。”王凤晶欣慰地说。

晚饭后,刘犇早早地回到自己房间,小心地关上门,就飞快地进了系统空间中。

这一进来,刘犇就惊呆了。

只见刘犇面前的这亩田里,密密麻麻地挤满了高高的成熟植株,近处的一株株稻穗上挂着沉甸甸的无数谷粒,金黄完整,品相喜人。

不过刘犇惊的不是稻谷。

“系统。”刘犇严肃地喊。

【在呢!宿主有什么事喵?】

“我这田里是怎么回事?!”

刘犇都不用仔细看,就知道这田里不止一种植物。

其中一种是青黄已经结穗弯出好看弧度的稻谷,另一种……却是青绿茂密也长着穗的不知名草类。

【什么怎么回事呀喵?】系统明知故问。

“我说这田里,除了稻谷以外另一种植物是什么?”

【宿主说这个呀!这是野草啦野草喵!】

“不是,你这稻谷里还混有野草种子??”刘犇不敢置信。

【不是哦,这是宇宙无双稻谷种植的一些副作用呢,会出现一种伴生的野草,在空间会多那么一点点,但外面种植是不会这么多的喵!】

“这叫‘多那么一点点’?这比我种的稻谷都多了!”

刘犇蹲下,掐起一根野草叶子,轻轻一掐就断了,比起普通的杂草,这种草明显偏肥厚,虽然不算多汁,但也不是很干,上面结的穗是一个个圆球团状的,圆球和米差不多大,要是和稻米一起打,必然要混到米里去。

而且……刘犇把掐叶子的手指放到眼前一看,指头已经被染成绿色了。

搓一搓,搓不掉,是实打实的染上去了。

好家伙,就知道这个系统挖了坑!

这些草混杂在稻谷中,但却不适合和稻谷一起收割。按系统的坑爹设定,要是根留在里面了,下一波说不定会有更多更夸张的野草。而且这草还特么染色,他可不想舂出来的米都是绿色的!

看来只能在收割前先拔掉野草了。

系统说过,这里面一年生的成熟植株到时间就停止生长了,杂草应该也是。

刘犇想着,挽好袖子裤腿,就下了田,开始拔起草来,虽然杂草混杂在稻谷中间,但只要他仔细点、努努力,加快速度,先拔完草,总不会马上就长出新的野草吧?

刘犇沉下心,冷静地分辨着青黄稻田中混杂的野草,一把一把地扯出,扔在背上的背篓中。

野草虽多,但也算好拔。不过拔起野草,刘犇的篓子也换了几轮了,田垄上都堆满了倒出来的野草。

拔完野草就要割稻子了,这个刘犇很是熟练,拿起镰刀耍了个花样,就飞快地割起来。

很快,稻田里只剩一田的茬子了。

收完稻谷,就要打谷。刘犇转头看向那个老旧的踩踏式打谷机,无语了一会。

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踩上了打谷机,打起稻谷来。

刘犇手里抓着稻禾,脚上还踩着踏板,问系统:“你那有没有电动的机器?”

【没有哟,系统内也没有电呀,只支持在这里用这个打谷机打谷喵~】

刘犇想着,这些直接拿出去找人打谷动静是有点大,毕竟之前他来时可没有这么多稻谷,但他可以先囤积着,等到外面种的稻子成熟了,买一台小型打谷机和脱粒机自己在家弄,就不会有人怀疑他家突然多了稻谷了。

现在的稻禾打就打吧。

打稻禾花的时间多,但刘犇体力好,一点也没感到累,连系统都对此感到惊讶了。

【宿主你的身体比我当初扫描到的好像好太多了,有点不对劲喵!】

“谁知道呢,可能你系统出问题了吧。”

【不可能!】

刘犇打完了所有稻谷,收集起来,让系统帮忙统计了一遍。

“600斤,啧。”刘犇皱眉。

系统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很是不屑。

【这种稻谷是最最棒的稻谷哦!虽然产量低,但系统建议价40元一斤哦!】

刘犇惊讶,他记得爷爷说过,他们种的稻谷,打出来的米拿出去卖,市场价也就1、2元一斤左右,而他打完的这些稻谷,晾晒脱壳后至少也得有550斤。

40元一斤,550斤就是22000元,种一波22000元,还挺多。

【宿主,收成要给系统四成哦喵!】

“啧,拿去吧。”刘犇嫌弃地甩甩手,瞬间他面前的稻米就消失了一小半。

卖掉也有13200元,还行。

不过……值不值得人买还不知道呢,现在还是先种吧。

刘犇拿出木犁,把地犁了一遍,马上就种了新种。

刘犇想了想,装好了一部分稻米,准备待会带出去育苗,明天早上就去田里种了。

虽说这稻种不用育苗,但别人可不一定信,只摆个样子给人看也好。

刘犇转头看向剩下的那几百斤稻米,问系统:“这些就只能堆在这啊?能不能找个地给我存着?”

【嘀~已为宿主打开仓库,宿主所有收好的作物都可以存在仓库里,宿主可以通过仓库直接看收成总重量,而且时间绝对固定哦!系统是不是很贴心喵~】

刘犇点点头,虽然这个系统有点不靠谱,功能还没有他以前看的那些小说里的金大腿系统一样,挥挥手就能种好,挥挥手就能收成,但刘犇也不贪心,这样就好。

刘犇按照系统的指示,默念“稻谷收入仓库”,就把那几百斤的米都收了起来。

“我能不能带点东西进来?”刘犇问着,他觉得这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当然不行!空间种田不能找捷径!要是你找了柴油发电机、收割机、耕地机什么的……那你不是太轻松了嘛!】

刘犇:“……”其实我也买不起这些。

穷得叮当都响不起来了解一下。

刘犇:“反正就是除了你这里的农具,其他的农具不能带进来是吧?那我不带农具呢?”

【本系统田地是用来种田的!不是给你当随身空间的喵!】

刘犇:“我不存东西,带点小东西不行吗?”

【不行!】

“讲道理,”刘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以后要带米出去,总不能手一捧一捧地拿吧?至少让我带一些箱子盒子袋子之类的吧?”

【……那本系统勉强同意你带容器进来。】

“我平时在这照看田地光站着很闲啊,能不能带点椅子啊,书啊,游戏机啊,锅碗瓢盆啊,床单被子……咳咳,之类的呢?”刘犇进一步申请。

【宿主不要得寸进尺哦!!】

“诶……那我可得慢点来了。”刘犇装模作样唉声叹气。

【……好吧好吧!允许你放一点,就一点点!总体积不能超过一立方米!】

“好的好的,我绝不超过亿立方米!”

就这样,系统也满意了。

刘犇更满意,他侍弄好了稻田,就把视线投向那比稻禾还多的野草上。

“系统,这玩意对我的稻谷有什么影响?没毒吧?”

【没有哟,如果宿主喜欢,还可以吃哦~不信我可以吃给你看哦喵!】

刘犇好奇:“你有实体吗?”系统ai应该吃什么都毒不死吧?

【滴~请宿主选择系统显示形象!】系统突然冒出一个提示,然后刘犇面前就展开了一个透明面板,上面展示出各种系统形象,供宿主选择。

刘犇看着面前的面板,有点像手机画面,他试着点按住划了划,画面也随之滚动起来。

看来还有不少选项呢。刘犇想着,也就先放下稻田,选起系统形象来。

“布偶猫,金吉拉……三花猫,奶牛猫……”刘犇读着:“怎么全是猫?”

【猫猫是人类最喜欢的宠物之一哦!】

选项里猫的品种无比之多,其中还有很多让刘犇不理解且怎么看都不是这个星球上会有的猫。

像什么火焰猫、水晶猫、幽灵猫、果冻猫等等,都什么鬼啦……

虽然这些猫猫的条目非常多,但刘犇就很好奇后面还有些什么样子的选项,于是耐心地继续往后滑。

果然如他所想,翻完了上百只猫的品种后,后面出现了狗,仓鼠,刺猬等等动物,但这些就没有品种了,非常地敷衍,继续往后翻,还出现了“人类高质量男性,人类高质量女性,人类高质量萝莉”等等奇怪的东西。

刘犇一直翻到了最后,后面的形象都稀奇古怪,不像是正常人会点的选项,最后一个是“会说话的炫酷七彩毛毛虫”,刘犇再往后划就弹回来了,这次是真的没有了。

【宿主,亲,你不会想要选这个的吧?虫是植物最大的敌人哦!选了虫虫,你种下的植物会有巨大的危险哦!】系统暗搓搓地威胁道。

“嗯……”

【而其他的动物都很闹腾哦!】

“这个……”

【人型的话可能会‘不小心’踩到你种的幼苗哦!】

“……”

其实你就只是想让我选猫吧?表现地太明显了好吗!!

“那我就选……”刘犇故意吊系统胃口,然后才慢吞吞地说:“暗夜小猫猫吧!”

暗夜小猫猫是最后一个猫猫选项,他刷完条早就把前面各种花里胡哨的猫品种忘得差不多了,就记得这个了。

【滴!选择成功!】系统的声音都愉悦了。

下一瞬,一只毛绒绒的猫猫就出现在了刘犇面前。

暗夜小猫猫,猫如其名,整个都是黑黢黢的一坨,连光照进去都不带反射的,只有两只金色的眼睛和头、背上映着几个五角金星图案,看上去颇有些神秘又可爱。

系统刚以猫身出现,就优雅地走到稻田边的田垄上,捋下一撮野草,张开红色的小嘴咬了起来。

吧唧吧唧,吃得还挺香。

刘犇看系统吃了,也扯了一片试了试,嗯,是能嚼能吞得下去,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甜味,不过就是清香罢了。多嚼几下,越嚼越香。

刘犇刚吃还没觉得什么,现在吃了俩口,那感觉就上来了,确实很好吃啊,鲜嫩的草叶干湿适中,口感脆厚,感觉像是不错的牧草。

这么多草,都够养几头牛了吧?

刘犇想着,就问系统:“这些草可以收进仓库么?”

【随宿主的意,都可以的哦,这些草系统就不扣分成了喵,宿主是不是从没见过本系统这么大方的喵?】

刘犇:“……那你真大方。”

系统尝够了口味,舔舔嘴,跳到一边,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小窝,就那么躺在里面晒起太阳来。

就他们聊着这一会,稻田里的苗又长起来了,刘犇仔细一看,果然,稻苗中夹杂着,不对,是野草苗中夹杂着一些稻苗,正快速地生长着。

要是一直拔草,稻禾会不会长得更好?刘犇心想。

看看时间,还早,现在外面也没有多少活,刘犇今天剩余的时间完全可以投入到这完全属于自己的稻田中。

刘犇走向稻田,快速地拔起正在生长的草来。

系统猫躺在窝里舔毛毛,时不时眯眼扫过旁边田里忙得停不下来的刘犇。

在无双稻生长期间,野草是拔完长,长完拔,没完没了。也就是刘犇这个奇葩了,能有耐心一直拔一直拔……

感觉像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刘犇从拔草中抬头一看,面前的稻禾里的饱满的稻穗已经打弯了。

刘犇擦擦脸上的汗,别说,一直拔草,他还真的有那么一丝丝疲累了,不过也只是一丝丝,刘犇现在精神头还很足。

于是系统就那么看着刘犇种了拔草,拔完草收割,收完打谷,打完继续种……

收的谷多了,他还又开了一亩田!

系统都有点佩服刘犇了,这人怎么能这么有耐心。

不过,系统猫也陷入了深思,它明明记得,当时扫描的数据显示宿主非常虚弱,性格也是懦弱不坚定的,为什么现在宿主这么彪悍?

系统之前计划地可好了,宿主要种10000亩才能免分成,获得外面也稳定的种子。

而以之前宿主的身体一天的体力可能都不够干1亩地的活,种田还不只是种植哦,犁田,插秧,收割,打谷……这些要全加起来,种完一轮至少得要个一周吧?

虽然系统里的时间比外面慢,但人的疲劳可不会因为系统内的时间而快速消失啊,还是按外界的时间来的!

可你看看这个刚刚经历过“虚弱濒死”的宿主,耙起地来快出残影了,这是个普通人吗?!

这像个普通人该有的体力吗??

简直是超人了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