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那房子是你奶奶买的!”刘一彪一拍大腿,生气地说:“我们都把这事忘了!”

当初那人渣哄走了他女儿,还没让他女儿过好日子,天天住在什么破城中村里,当时还是他给了老伴钱,让她去那给两口子买了一栋小房子。

那房子虽然小,但刘犇他们一家也在那住十来年了。就是在苟奇的有钱爸回来以后,苟奇才带着他们搬家的,那房子也多年没人住了。

“这个比较复杂,房子是婚后买的吧,应该算是夫妻共同财产。”王彩晴在村委会工作,调解家庭矛盾时也了解了一些相关法律条例。

“还能分那渣男一半啊?那可真晦气。”刘双虎撇嘴。

“等会,我记得当时买的时候,好像是写的我的名字。”王凤晶不确定地说,当年她怕女儿拒绝,直接自己做主买了房,然后把房产证送给了女儿,让他们去住的,但时间过去了很久,她也有点记不清名字写的谁了。

众人都开始讨论起来,无奈其他人当时都不在,时间又太久了,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不用猜,到时候我回去找找就知道了。”刘犇说着,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他正好可以拎上东西去看望一下游应,感谢一下人家,好歹算是救了自己一命,还给垫付了医药费。

说起医药费,刘犇的上任公司已经把钱打过来了,刘犇赶紧把钱还给了游应,再次贫穷。

至于带什么,刘犇也没多准备,今天也一如往常地去系统里种田干活,就是舂的米多了些。

“等我有钱了,我就自己买个脱壳机,”刘犇边舂米边自言自语:“比舂米方便多了。”

【宿主舂的米比那些机器打出来的米好吃喵~】系统一如既往地晒太阳。

“你吃过吗?这个结论哪来的?”刘犇问:“还是说这又是你加的奇奇怪怪的设定吗?”

【系统才没有随便加规则呢哼!】系统猫猫头一扭,甩着尾巴离开了。

“……”刘犇一点都不信。

至少无双稻种会伴生一种疯狂生长还会染色的野草这点就绝对是系统加的设定!

“不过,”刘犇说:“这米确实很逆天啊,味道逆天,效果也逆天。”

全家吃了几天,已经确定了,就是这米让大家体质变好,精神饱满的。

刘犇:“这么逆天的粮食,我拿出去卖,要怎么说来历?”

系统回头:【宿主只需要说是来自“宇宙研究所农业部”的最新研究成果就行啦~】

刘犇迟疑:“有这个研究所吗?有种扯淡的感觉……”

系统猫猫蹲下,不屑地说:【当然没有啦,但系统的同事已经帮忙合理化这个事情了,所有听到这个名词的人,会下意识对这个研究所的存在毫不怀疑,且不会去探究。】

刘犇心中暗自一惊,手上舂米的动作却丝毫未变。

他对系统的来历与能力颇为忌惮,不知道是怎样的“同事”,居然能做到这样影响所有人思维的事。

现在刘犇暂时是没有感觉到这个自称系统的猫猫有什么恶意,可以先不用管,当然他想管也没那能力不是。

刘犇把舂好的米称了重,拿了他存放在空间的三个干净麻袋装好,这样就完事了。

晚上睡了一个好觉,第二一早,刘犇就在全家人的瞩目中,扛着三袋40斤重的大米,走出了家门。

刘家人:?!

刘犇这么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虽然种了将近一个月的田,身材精干了许多,但还是比较显嫩的,抱着这么一大堆米,反差简直不要太大。

至于这些米什么时候带来的,怎么之前没见过,家里人也没多想。这边快递能送到村里,肯定是快递送来的呗,难不成还要自己去外面带回来啊?

刘犇要抱着这些米,从家里走到村口,然后坐上去市里的公交车。

“小犇,要不要跟我一起啊?”成子开着车出来,他车后斗也装满了米,准备拿到市里去卖的。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刘犇单手扛着总共120斤的米,轻松地朝他挥挥手:“这点重量对我来说,小意思啦!”

“好小子,以后有大东西要运找我啊。”成子笑着说。

“我还能客气吗?”刘犇也笑了。

“哈哈~”

刘犇很快到了村口的站台处,等了一会,就有公交车过来了。

车座上还很空,刘犇投完币,就抱着米走到了最后排的右边窗口边坐下。

前面的那些塑料座椅底下都是空的,要是这么大一个重量上去,可能会把椅子坐断,但车后排的座位底下就是铁皮厢,有铁皮打底,刘犇还是不虚的。

加上他这个人也就200~300斤,这还算能承受吧。

车里都是各个村带着东西准备去市里卖的人,他们有的也抱着大包小包,还有的用扁担挑着几个箱子,甚至有的带了好几个箩筐,公交车都占满了。

司机也不在意,反正他这辆车就是专门用来方便这些村里赶集的人的,车辆多,站台少,来回次数多,他走后没多久就会有下辆车过来了,不用担心后面站台的人没有地方坐。

车飞快地发动,往市区去。

“真的假的?”游果果盘坐在沙发上,瞪着眼睛问。

游应头也不抬:“就是那样。”

“我的天啊,虎毒还不食子呢。”游果果撇嘴:“就关一个月,便宜他们了。”

游果果今天有空来找她哥聊天,用游应手机给自己发东西时正巧看到了游应和刘犇的聊天信息,好奇问了几句,没想到得到前面那栋房子差点出人命的消息。

“没有证据,只能这样,”游应玩着手机漫不经心地说:“比很多只是调解的好了。”

游果果趴在窗台上往外望:“他们现在放回来了?让我看看这家奇葩长什么样子。”

“看到他们出去了。”

游应没说的是,那三人穿着华丽讲究,应该是去哪玩了,根本没人关心家里大儿子的死活。

“不说他们了,你玩我推荐的游戏了没?”游果果刚刚还嘟嘟囔囔的,现在又期待起来了,问起游应对她推荐的游戏的看法。

游应:“玩了,呵呵。”

“好玩吧哈哈哈,悠马超萌的有没有!”游果果笑翻在沙发上。

“去你的吧!”游应终于绷不住笑骂道:“太无聊了!”

他那天从医院回去后无聊,随手就点开了游戏,然后就看到屏幕上出现一张帅气的脸,还有俩只可爱的兽耳。

游应还以为是兽耳男孩呢,结果整个“人”一出现,这!居然是一个长着帅哥头的马!

游应顶着满脑子的吐槽欲继续玩下去,结果就是不断的喂这匹奇怪的马吃胡萝卜,然后和对方聊骚,收集诡异的cg,游应在那马唱歌开演唱会的时候终于忍不了卸载了。

“哈哈哈哈哈~”游果果边笑边说:“这个不喜欢,我回头再给你推荐一个,内容丰富细腻的。”

游应一点都不信:“我可不想再看到长着人头的各种奇怪东西了。”

“放心放心,肯定不会是了!”游果果保证,然后又问:“我送你的香皂好用吧?”

“好用是挺好用的,洗的挺干净,就是太滑溜了,第一个就不知道掉哪去了。”

“你在浴室还能掉哪去啊?怎么也能找得到吧?”

“可能是掉马桶里了吧,反正还有其他的。”

“你好浪费啦!”

“叮咚~”楼下传来门铃声。

两人现在在楼上的休闲室玩游戏,门铃声较小,但也传到了他们耳朵里。

“谁呀?”游果果问游应。

游应:“可能是万程吧。”

万程是游应的发小兼助理,平时经常过来和他玩游戏或者谈工作,今天也说了要过来看游戏demo的。

除此之外,他们这里是高级社区,快递和外卖什么的都是进不来的,而保安送过来之前会发信息通知,不会按门铃,游应也很宅,没什么其他突然会过来的朋友了。

游应下了楼,打开门。

意外的是,院子外不是来谈工作的万程,而是一个多月月没见了的刘犇。

刘犇站在大门外,朝游应露出阳光的笑容。

游果果也好奇地跟过来了,见到院门外的人都惊了。

不为别的,刘犇这么个瘦瘦小小的小伙子,居然扛着三个沙包大的麻袋,不知道装着什么,还轻松地单手扛,一点都不累的样子。

“游哥,好久不见啦!”刘犇首先给对面打招呼。

游应反应过来,赶紧按开了自动大门,疑惑问:“你这是?”

“我收到了一些非常优质的米,外面都没有的,送来给你尝尝,对身体很好,”刘犇走进院子问:“给你放哪呢?”

“这,你也太客气了。”游应昨天收到了刘犇的转账,本来想着这样两人的欠账也还清了,没想到刘犇还送了东西过来。

“这三袋米有120斤重耶,你不会让我再带回去吧?”刘犇眼神真诚,丝毫没有对一个没见过几次面、没说过几句话的人的疏离感。

游应开始还有点不自在,他和刘犇在手机上聊聊天还行,现实中其实不是很熟,但看着刘犇这眼神,他不知道为什么也放松了些。

“行吧,放我储物间,”游应微笑着点点头:“有空可以过来玩,别再带这么多东西了。”

“相比你救了我一命的恩情,这可不算什么了。”刘犇搬着东西走到储物间,给游应好好地放整齐。

“别提什么恩情的,你今天要回家住吗?”游应提醒道:“那一家三口都放出来了,只是今天上午出了门。”

“没事。”刘犇不在乎地说:“我不怕他们,而且我不住这。”

游应看他能一次性扛120斤米的力气,也觉得他是不用怕的,就不知道以前是怎么被欺负成那样的了。

可能是过了一次鬼门关,性格大变了吧?

刘犇放完东西就离开了,他今天还有正事要做呢。

游应送他出门,就见着刘犇往前面走去。

游果果懵懵地问:“这位力能扛鼎的壮士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可怜吗?”

游应:“……是啊。”

游果果:“就离谱。”

游应:“……”

刘犇掏出钥匙,结果钥匙根本进不去。

“咦?”刘犇疑惑,他低下头仔细观察,才看出来这门被换过锁了。

刘犇抬头看看这栋被高围墙保护的建筑。

他深吸一口气,突然跃起,一脚蹬在墙上,墙上虽然很光滑,可还是让刘犇借到了力,刘犇往上一窜,又是一脚再次登高,最后手一伸,就攀住了围墙边缘,围墙顶上有铁钎子,看上去非常危险。

刘犇丝毫不怯,又是一个翻身,从尖锐的铁钎子上方翻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