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1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待有些不讲理的人就要用拳头。”刘犇举起手晃晃。

【他们要是去警局告你怎么办呢?】

“我已经收着力了,顶多让他们痛几天吧。”刘犇没在意。

系统猫不认同:【就算你收力了还是很重呀,他们要是去医院验伤,你可是要被抓起来的!】

“啊……这么麻烦。”刘犇皱眉。

系统猫施施然地晃了晃尾巴,欣赏了一下蠢宿主的表情,才得意地说:【趁现在他们还昏迷着,我可以马上帮你抹掉你这次打人的痕迹哦,只要100虐渣值,他们就算去检查也查不出伤,连肉眼都看不到青肿,就保留着你打后的痛感,怎么样?】

“一次就要100啊?”刘犇有点心疼,他本来是没怎么把虐渣值当回事的,但听系统说能换更多好种苗就心动了,现在宝贝着这虐渣值呢。

【光今天这顿打就获得732虐渣值啦!只扣100很划算的好不好!】

刘犇沉思了一会才说:“好吧,你这么说是挺划算,以后我打完就抹除,也很方便的样子……”

系统麻溜地划掉了宿主100虐渣值,然后才说:【宿主注意!这是你第一次殴打他们,才会获得这么多虐渣值的,对同样的人实施同样的虐渣行为,就不会获得第一次那么多虐渣值了,要是一次就获得了100虐渣值,甚至没有,那宿主就赔了喵!】

“嗯……”刘犇想了想,才说:“那我以后就偷袭他们,别人也没法证明我在现场、是我动的手对不对?”

【宿主可不要大意哦!要是被抓住了证据,就糟糕了喵!】

系统猫傲娇地扬起头,转身准备去处理那三人了,它检测到他们已经醒来准备去医院了,得赶紧消除痕迹。

“我觉得我不会再被抓住了。”刘犇坐在田垄边捆扎野草边听手机里的农机科目一理论考试相关内容,这些都很好记,等预约到了考试时间就可以直接去了。

刘犇发现自己那次醒来后真的自信心爆棚,反而觉得以前怯懦的自己很陌生,仿佛不是自己。

刘犇放下手里的草,他不是第一次怀疑,自己真的,是那个“小犇”吗?

种种迹象表明,他和曾经的“小犇”的性格几乎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刘犇边做农活边思考,试图从脑海深处找到不一样的记忆。

但也只看到了一些碎片,连不在一起。

不过刘犇也没烦恼多久。

当天晚上他入睡后,却在一片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周围都是虚无,而他的面前,站着一个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的“小犇”。

“小犇”:“一模一样吗?”

刘犇低头看看自己,他举起双手,这是双古铜色的大手,和现实中的他完全不一样。

“小犇”:“你是谁?”

刘犇听了这个问题,不由自主地,眼前再次浮现出了许多画面。

这次没有人打扰,那些静止的画面陆续冲击而来,一瞬间在刘犇的脑海中排列组合,变成一个个流畅的动作,然后是一段段故事,最终凝聚成了一个完整的人生轨迹,统统融入刘犇的记忆。

他终于想起来了,他不是小犇,他是……

一个清晰而高大的身形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是兽人阿奔!

那天,他在最后攀上悬崖时握到不知哪来的滑腻香皂,掉落进了时空缝隙,之后再醒来,就成了小犇。

此时刘犇的身体在不断的变幻着,他此时已经知道了一切的因由。

“小犇”:“不管你是谁,谢谢你。”

阿奔惊讶:“你不怪我用了你的身体?”

“小犇”摇摇头,他的身形飘忽,脸上却是带笑的:“我早就活不下去了,即使你没来,我也是会在那里死去。”

“但我在医院好了。”阿奔说。

“小犇”:“那是因为你来了。”

阿奔默然,这个世界的人类身体是脆弱的,但兽人不一样,兽人拥有最强健的身体,最快的恢复速度,那种程度的伤病对他来说,只是小事。

“小犇”:“我要走了。”

阿奔:“你去哪?”

“小犇”的身影几近透明:“我也不知道,不过再次感谢你……”

阿奔看着他,就那么一点点消失。

最后只剩一句:“我很高兴…但还不够,请不要放过那些,那些心怀恶念的人…”

阿奔知道“小犇”的意思是那三个害他孤独死去的人,他坚定地看着对方,点下头。

此时此刻,刘犇拥有了完整的两段人生记忆。

刘犇从黑暗中睁开眼睛时,天已大亮。

他坐起身来,感觉时间已经过了很久。

【宿主宿主,你昨夜凌晨思维有极大波动,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喵?】

刘犇从恍惚迅速转向警惕:“你监控我的脑袋?”

【才没有呢喵!只是动静太大了,都被本系统感知到了,不要打岔,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刘犇沉吟:“系统啊……”

【怎么啦宿主喵?】

刘犇提问:“你这个系统绑定,绑定的是身体还是灵魂?”

【当然是身体啦,正常的灵魂很难消散的,系统同一时间只能绑定一个宿主,要是宿主完成不了任务老死了,难不成本系统要一直和一个宿主绑死呀?想得太美了你!】

刘犇托腮:“那如果啊,如果,你绑定身体后,身体发生了变化,很大的变化,那……有什么影响吗?”

【视情况而……等等!宿主你为什么问这个??宿主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快告诉本系统!!】

刘犇掀开被子往外走去:“该吃早饭了。”

【不要假装听不见喵!!】

刘犇飞快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往外走去。

“哥,早餐吃豆皮,可香了,快来!”刘磊正抓着一个豆皮吃着,见着刘犇忙打招呼。

这里的豆皮不是指黄豆做的豆腐皮、腐竹等等,而是一种以绿豆、大米打浆煎成薄饼裹糯米馅包成方形后再煎地焦黄出锅的美食。

这种食物可以简单地做,也可以丰富地做,如果要简单的,就像刚刚说的那样,顶多再放点油盐,丰富做就得多多加料了。

今天的早餐是三婶何梅做的,她母亲的老家正是这豆皮的发源地,所以她母亲很喜欢这一口,也教给了何梅,今天何梅突然想起来,就用刘犇拿出来的无双米做了。

“来了!”刘犇去洗了手,坐到桌边,也不怕烫,伸手就拿了一个豆皮,大口咬下。

豆皮被煎的酥脆,又不硬,牙齿碰上去只发出了“滋嚓”的轻裂声,里面就是柔软的馅儿了。

刘犇咀嚼着豆皮,嘴里冒着热气,这豆皮外裹着鸡蛋液,颜色金黄好看,而内里的米馅中混合了不少腌制炒熟的猪肉、香菇、鲜笋粒,也不知道三婶加了些什么料,吃起来咸香开胃,口舌生津,还有些微辣,也是恰到好处。

刘犇几口吃完一个,对着走出厨房的三婶比了一个大拇指:“好吃!”

刘犇这是第一次吃豆皮,真是又新鲜又吃得舒畅。

何梅微微一笑,对刘犇说:“你喜欢就好,要说还是你那无双米神奇,本来这里馅要用糯米,但糯米用完了,只能用无双米试着做,没想到啊,多加了点水这么一蒸,比糯米还好!”

刘犇惊讶,他又拿起一个豆皮咬了一口,特意看里面的馅,果然,如果是普通米,它蒸熟后容易散,但这里面的无双米馅一点都没散,反而软糯粘牙,芳香扑鼻。

“那这米可真神了,不过还是三婶你手艺特别好。”刘犇边吃边夸。

“那你就多吃点。”何梅笑开了眼,一家子人都不是粗心眼的就是不爱说话的,可难的有个嘴甜的后辈了。

虽然刘犇吃的多,但这边的人都觉得吃得多的才有力气,才健康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