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给游应送完米,刘犇就走出了社区,然后在离这里很远的一条商业街附近看店面。

这在市里算是数一数二的一条繁华主街的副街道,但刘犇觉得这副街道倒是比那种吵吵嚷嚷的的商业主街要好一些,虽然人也多,又不是很拥挤,店面前不会有堵塞的车流,安全又安静。

不过卖农产品的店嘛,不需要多华丽也不需要太大,但得干净清爽,不能有脏污,房子要结实,不能潮湿不通风等等。

这个要求不算高,也不算低,刘犇正在走的这个街道干净倒是没问题,但它的店铺是和另一条并列街的店铺背靠背的,左右又有邻居店铺,就没有通风的条件了。

刘犇心里默默地打了个叉,往另一条街走去。

另一条街倒是有不少前后能通风的店铺出租,但后面是一个小区内,能开窗却不是很方便。

走到头,倒是看到了一家后面不是小区的店,虽然也在小区门口,不过生意肯定会更好。

这家店门是开着的,里面很空,还有几个人在里面坐着对话,当注意到刘犇过来时,他们好像更积极了,指着几个方向说着什么。

刘犇走到门口,大致听出他们是在说这家店的好处,然后几个人在竞价。

然而刘犇这么一细听,那个价叫得也太高了,6500元一个月?先说环境吧,就一普通老小区门口,也不是商业区,看着周围的人流也不多;然后再看里面的环境,地方小,没有空调没有货柜,全都是空的,地上墙上还有不少脏污杂物,需要租户自己花钱清理。

这种价,根本不划算。

“小伙子,你是来做什么的?”店里的一人看着他站在门口什么也没说,忍不住问道。

“想租铺面。”刘犇实话实说。

“那正好啊,这都是来租店的,你也可以一起来喊价嘛!”那人热情地招呼道。

“不了,你们这喊得价太高,我觉得不划算。”刘犇转身就准备离开。

“诶,小伙子,你不懂啊,这就在小区边的店,那是没有营业时间限制的,每时每刻都有客人来来去去的,这个价还是很划算的。”一个年长者劝道,明明是竞争者,他还拉起刘犇来了。

这是托吧……刘犇有点无语,也没说别的,摆摆手往回走。

“侄子,咱是不是价要太高了?”另一个刚刚也在竞价的人迟疑地问。

但他口中的侄子满不在乎地摆摆手,丝毫不觉得自己要价高。

“嗨,可能是个穷鬼,要是有钱的肯定会选我们这。”

刘犇显然不这么想,小区虽好,但那也只是一个普通小区,买得起刘犇的农产的人不会有多少,所以并没有比其他店多什么优势,刘犇觉得他没必要为那点便利租高价的小店铺。

刘犇重新走回之前那条副街,他其实还挺看好这边的环境的,就是无法通风容易受潮这点难以接受。

再看看吧,说不定就有合适的。

刘犇走到一个路口,快拐进另一条街时,一个正在招租的店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这家店位置还不错,人气也好,接近从主街往副街里走后不远处的一个交叉路口,四周的店铺很多,也很杂,大多是卖小吃零食、服饰、娱乐等等的,就是没有卖农产品的。那倒也正常,一般农产品都在农副市场或者超市里卖,很少有在其他地方的,就算那些小区附近可能会有些,也是不怎么新鲜。

刘犇围着转了一圈,这家店的卷闸门没有关,只是玻璃门被上了锁,里面虽然有些暗,但也能看清里面大概的布置。

正如之前所说,这条街的房子都是和另一条并列的街上的房子背靠背的,所以不通风,但这家店面是俩头互通的,能从这条街走到隔壁街,所以不但能通风,还比其他店门要大一倍。

俩边都能进来,俩头都比较宽敞,但中间隔出一片区域做柜台、仓库和休息室,整个店里都很干净,而且除此以外各种设备等等也挺齐全。

刘犇有些满意,就是这样的店租金不会很便宜,可能得出点血。

但刘犇又逛了一遍,最后还是觉得这家店的位置最好,店里的结构也最合他眼缘。

刘犇拨打了店门口的电话,询问这家店的租金,并约房东看店。

房东就住附近,听了就说自己10分钟后到。刘犇便在附近点了一杯奶茶,边喝边等。

奶茶这种东西还是在原主的记忆里才有,现在的刘犇一来就没多少钱,奶茶这种“奢侈品”他是没有喝过的,正好这次尝尝鲜。

不过喝了一口,刘犇就有点嫌弃了,这奶不知道是加了过多糖还是怎么的,非比寻常的甜,除了甜以外还有一种苦苦的味道,倒是有一些珍珠口感不错。

这个珍珠奶茶居然还是他们店的招牌。刘犇看着许多客人进来买,像是觉得味道不错的样子。

刘犇看着那房东像是来了,就一口气喝完,扔了奶茶杯走了过去。

房东挺礼貌,打开门后就一边介绍一边让刘犇看店里各个位置的情况,这家店进门是几个货柜,有带冷气的,也有普通的,两者都比较新,收拾得也算干净,而另一个门则摆了一条靠墙的整体桌椅,不太占位置,店里还挺宽敞的。

至于中间的区域,被高台围成一圈,像是饮料台一样,里面有放材料的架子,一个隔出来的小休息间,可以放折叠床饮水机之类的,还能当仓库,不算大也足够了。

以前应该是一个饮品点心店,制作的机器都搬走了,如果刘犇想在这里做什么吃食,那还是要自己买电器的。

“哦,这里没有排烟管道,也不许有油烟飘出去影响公共区域的环境,做某些餐饮会不太方便。”房东很细心地提示道。

“还行,我准备卖农产品。”刘犇也没打算做餐饮,所以这个倒是没有顾虑。

就是这里的租金不算少,一个月要8千,这还是因为很难租出去房东才适当降低了,不然以这家店的场地面积,上万元的租金都是正常的。

房东耸肩:“品牌大店都在正街上,这条街上的买卖都不需要太大的地方,所以他们宁愿用6千租一半大的店门,也不愿意多花两千租我这个。”

刘犇询问了一下店里平时正常运行冷气设备时的用电量以及电费,觉得还可以接受。

房东很好相处,刘犇也喜欢这个店门,但也没必要这么早就决定租下,于是他和房东说了一声,先加了他的微讯号,等回去后和家里人商量一下,房东也很爽快地同意了。

“会不会有点贵?”王凤晶听了刘犇说了租金,就有点担心,一个月光租金就要8千,加上水电什么的,怎么也得上万了。”

“不算贵的,”刘双鹰、王彩晴凑到一起看手机上的照片:“正街附近,客流量大,这是个旺铺,而且面积比别的店大一倍。”

刘家人都凑上去看,果然都很同意,四周环境确实很不错,虽然只是正街的副街,但卫生条件和街道整洁程度还是很好的。

刘一彪想了想,说:“如果你那米真的能卖上那个价,而且不少人买的话,确实租这个地方可以。”

刘犇自己也看好了,现在听到家里人的支持,那就更有信心了,马上就在微讯上联系了房东,并约好明天上午签合同付款。

刘犇午饭后又和大家唠了几句嗑,就回到了房里。

家里其他人之前都不知道他天天在房里做什么,刘犇只说自己在网上和人继续谈生意,到时候运多些货放在店里卖,也能丰富丰富店里的商品,多赚些钱。

既然这样,其他人也就不管了,刘犇这么大人了,肯定有自己的思量。

刘犇关好门就进了系统空间。

他先是照常把已经成熟的所有无双稻米收割了,然后重新犁地再种植新稻。

接下来就是去看那马蹄莼了,这已经种下了一天了,按空间的时速,应该也可以收一些了吧?

刘犇刚刚进来时就已经看到水面上的点点碧色了,只是一直忍着没去仔细看,而是先收了稻种。

现在他在池边低头一看,只见这大大的水池中确实已经布满了绿色的叶片,却不像普通的莼菜小小一片,反而片片超过20cm,看上去都有些像莲叶了。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稀罕事,毕竟莼菜和睡莲也算亲戚,长得大可能是品种比较特殊。而且莼菜采摘的也不是这些已经舒展开的“老叶子”。

刘犇伸手拨开那些大叶子,露出底下被掩映着的、卷曲着的青嫩叶芽,这些才是他要采摘的目标。

刘犇想也没想就脱了衣服,准备进水池采摘。

系统猫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跑出来,默默地蹲在塘边,炯炯有神地盯着刘犇的一举一动,仿佛在等着看戏。

刘犇没注意系统猫的异常,他已经准备好在水里游泳了,然而他人刚一进入到水里,还没划动几下,就突然感觉水里有什么滑腻的东西缠住了他的脚,往下一扯。

刘犇猝不及防失去重心,整个人沉进了水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