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2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哈哈哈哈怎么了嘛这不是身材很好吗?”游果果在电话那头笑地乐不可支。

“但他长了个牛头。”游应话语中满满的怨气。

“你就是太在乎表象了,你得看看他的内在美啊!”游果果暗示道。

“……”游应再次把手机举到面前看看游戏画面中的牛头。

“我看不透,他的外在太厚实了。”

“反正你听我的啦剧情真的很棒啊!”游果果大力推荐:“你们公司不是准备做女性市场的游戏吗?那你们可以参考……”

她上次和万程聊天时可打听到了,近年来主攻女性的游戏市场也很大呢。

“那是我手下人该做的,我只要等着收钱就行。”游应冷漠脸。

“反正你玩啦,真的很有意思的!”

挂掉通话后的游应重新切换回那个游戏,勉为其难地瞅了游戏里的牛头人少年几眼,然后过了几段剧情。

行吧……至少内容确实还算吸引人,人物塑造也很不错,性格爽朗大方的牛头人少年虽然……看着不太习惯吧,但对话还挺舒适的。

游应也就这么随意地玩着玩着,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小时。

游应:……这游戏真魔性。

这短短一小时,游应就收集到了好多cg,包括牛头人少年阳光的笑啦、牛头人少年和王子手拉手爬陡坡啦、牛头人少年篝火边的睡颜啦……每张都非常精美。

是什么样的人会精心做这样的游戏啊喂。

“叮咚~”门铃声突然响起。

游应对来人有些预料感,他走过去打开门往外一看,院门外站的果然是刘犇。

“游应,我今天来市里考驾照,顺便给你带了点新鲜菜。”刘犇一手扛几个大麻袋,一手抱着两个大箱子,笑得灿烂。

阳光洒在他身上,清晰地映照着白衬衫下真实的身形,肌肉匀称,肩宽腰窄,好一副健美的体魄。

游应:……

有一瞬间联想到游戏里的牛头人少年是怎么回事?

游应赶紧抛开那些想法,招呼刘犇道:“快进来坐。”

刘犇也不拒绝,抱着那大堆东西就进去了。

游应给刘犇拿了饮料和零食,然后看着他摆弄那么一大堆东西。

“我想着你的米应该快吃完了,就给你带了些新的。”刘犇边说边熟练地往游应储藏室放米袋,他今天又带了200斤的米,以后可能就不会常来了,多给他弄点。

米都是他自己一点点脱壳后装袋存在空间里,随时能取出来的。系统开始还有些不乐意存放这些装袋的米呢,但想想原本无双米也是存在仓库的,现在多了个麻袋而已,就不在这件事上多为难刘犇了。

游应:“……也没。”

讲道理,一般人是不可能在一两周内吃完那么多米的。游应默不作声地想,当然他也不会拒绝,亲戚多的人,再多都不够。

但为了防止误会,游应还是又解释了一遍:“我自己真的吃不了那么多,之所以米消失得很快是因为分出去了,亲戚比较多,你懂的,你不用送得那么频繁。”

说完游应觉得这么说不太好,还补充了一句:“当然你来做客我是欢迎的。”

“我懂我懂,我家里人也很多,一天得吃十来斤米,所以我这次直接给你带了200斤。”刘犇点头,就是其中蛮多是他自己吃了。

游应看着刘犇正在摆放的米袋,不知道刘犇是怎么和能出产这种好米的研究所搭上线的,有这么好的人脉,能被人欺负也是奇怪。但敏感的商业机密,游应也不会问,可能就是有各种原因只能给刘犇货不能给刘犇帮助呢?

至于刘犇的大力气…惊着惊着好像就习惯了…

刘犇放好米就站起身来,笑着说:“店快要装修好了,多亏你帮了不少忙。”

这还没开店啊,太慢了……游应想,他可以买爆。

“都是小事,不用客气。”游应微笑着说。

“也对,我们是朋友嘛!”刘犇边说着边往箱子那走去。

“对。”游应难得点头赞同,刘犇这个朋友交的很划算啊。

“这箱是特别好的莼菜,很好吃,还对皮肤好,也是那个研究所来的。”刘犇打开箱盖给游应介绍。

菜都是刚刚才找一个没人的角落现用空间里放的干净箱子装的,再新鲜不过了。

游应低头一看,有些惊讶,因为里面的莼菜不但卖相好,还很新鲜。他们这边不产莼菜,远程运送的莼菜怎么也不会这么新鲜,大多还是用罐装的,那种已经被处理过了,颜色和这箱子里的完全没得比。

“真新鲜啊。”游应夸道。

“是吧?你尝尝,生吃也很鲜甜。”

莼菜不是没有味道的吗?游应想着,还是捧场地伸手拿了一根,放进了嘴里。

游应一下子就被这个味道惊艳了,这莼菜居然是甜的,口感还很脆嫩,细品起来,还有种在吃刚刚从池塘中采摘下来的嫩莲子的感觉,很清新,确实也隐约有些莲花的香味。

“很好吃。”游应点点头,他去过莼菜的原产地,吃过最新鲜的莼菜都没有这个味道好。

“多吃点,这个真的能美容,我婶婶妹妹她们特别喜欢,天天做了吃,你看我皮肤都白了好多。”刘犇伸手给游应看。

确实,刘犇原本在太阳下晒得黢黑的皮肤,现在被滋养地偏小麦色,却又因为肌肉饱满而不显得瘦弱。游应抬头看向刘犇的脸,他脸上的皮肤状态也很好,毛孔细小到看不到,而且清爽红润,看上去就很健康,还很帅气。

游应想到游果果买几千元的各种护肤品,天天从头弄到脚,费老大劲,这还不如刘犇吃点菜保养的好。

“还有这箱。”刘犇把莼菜盖好后又推过另一个更大的箱子。

游应明显地看到箱子被推过来时还多晃了几下,里面传出了水花的声响。

“海鲜吗?”游应猜道。

“嗯……算是……吧?”刘犇有些迟疑:“反正很鲜活,你抓的时候注意点。”

“?”海鲜还能算是?难道是河鲜?

“反正也是味道不错。”刘犇含糊道:“这些量不多,店里暂时不会卖,就咱自己人尝尝鲜。”

游应笑了:“谢了。”

“咱客气什么!对了,说起开店啊,我准备设置的米卖价挺高的,但说好了,你去我店里,我肯定给你打对折。”刘犇笑着,心里还有点虚,其实对折也不会多便宜。

“行。”其实游应是知道这些不会卖得便宜,毕竟这米的味道、效果,完全感受得出来不是凡品。

其他的他还没吃,但无双米游应吃了半个月,味道惊艳,还很养身体,不谈别的,他现在有时候熬夜打游戏,都一点不累了,精神一如往常的好,如果是平时,那肯定会白天没精神,一直打哈欠。

游应给刘犇倒了杯汽水,这种天气,喝汽水简直不要太爽。

刘犇也很喜欢这种新奇的味道,他一口气喝完,还打了个嗝。

“等你开店了和我说一声,我给你捧场。”游应对此倒是挺积极的。

“好嘞!”刘犇也很期待自己的店,毕竟是自己亲手种亲手收的无双米,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人们脸上的惊艳了。

也没聊很久,刘犇还想早点回去,和游应说了一会,就准备离开了。

没想到此时朱芊正站在外面,盯着游应家门口,刘犇和游应走出来,正好和朱芊对视上了。

朱芊表情很臭,应该是在之前就看到刘犇进去了,一直在这等着。

游应和刘犇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也不担心。

游应想起什么,问刘犇:“你的户口还和他们在一起吗?”

刘犇摇摇头,妈妈刚走,朱芊就嫁过来了,没过多久他的户口也因为朱芊不喜欢而被苟奇移了出来,他也就在那个房子住而已,那地方早不是他的家了。

刘犇上次去就把所有与自己和妈妈相关的东西都找出来了,不算多,本来妈妈是还有多衣服、首饰、相册之类的杂物,但在朱芊进门后大多都扔了或者烧了,只有一部分被忘在杂物间,被他一起打包,带回了现在的家。

朱芊看刘犇没理她,继续瞪着。刘犇看向朱芊,也不避开,扬了扬眉,很嚣张的样子。

朱芊气坏了,上次她和苟奇、苟洱在家被打了一顿,全身又疼又没劲,瘫了好久,等缓过劲来了赶紧去了医院。

本来咬牙切齿地想着上次刘犇住院他们被关了二十来天才放出来,这次检查结果出来后他们也报警,到时候一定要刘犇也被关起来。打得那么重,怎么也得关他几个月吧?

然而这一检查,医生却说他们什么事都没有,没伤筋没动骨,身上竟然连青肿都没有!

简直匪夷所思!

朱芊和苟奇不肯相信,还在医院质问医生是不是专业能力不行没检查出来,结果被医院保安给赶出来了。

换了几家医院也是一样的结果,他们明明身上很疼,但就是一点痕迹都找不到。

这个小兔崽子……朱芊咬牙切齿。

现在看到刘犇这个嚣张的模样,她简直想马上冲过去打他几巴掌。

但朱芊也确实害怕被打,不肯上前,但她嘴还是敢张的:“你个白眼狼!扫把星!还来干嘛?”

刘犇才不理她,和游应告了别,就要走了。

朱芊见刘犇忽视她,更是不满,她恶毒地咒骂着:“你妈死了就是你克的,哦不对,你和你妈都是灾星!”

刘犇忽然扭头看向她,眸色幽深。

朱芊显然被他可怕的表情吓了一跳,她赶紧后退了好几步,色厉内荏地小声嚷嚷这:“你干嘛?还想打人?这里可是有监控的,你动动我试试!让警察把你抓去局子里!”

刘犇抬头看向附近的监控,上面的灯一闪一闪的,确实在尽职尽责地运行中。

游应从后面走过来,拍拍刘犇的肩膀:“别被她激怒了,要是被监控拍到打人就不好了。”

游应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不过他和刘犇虽然相处时间不长,相处起来却意外地不觉得拘束,来往了好几次,怎么说两人也算是好朋友了,关心对方是应该的。

“嗯,我等个没监控的地方打。”刘犇小声的说。

游应:“……那你小心点。”

朱芊像是得到了什么保障,在那远远地骂着刘犇,但没过多久,苟奇就出来了,他喊了朱芊一句,远远地瞪了刘犇一眼,就进了房子,朱芊也赶忙回去了。

说起来,朱芊除了人长得漂亮以外是真的一点长处都没人,人又蠢又毒。

刘犇没搭理朱芊,有的是办法治她。

刘犇打着坏心思走了,游应回到房子里,先把装莼菜的箱子打开,取了一些准备今天吃,其他的放进冰箱里侧,外面放上其他东西挡着。然后看向另一个更大的箱子。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鱼吗?

游应有点好奇,于是把箱盖打开了,往里面一看。

游应:……

只见装了水的箱子里,静静地躺着满满的宽海带叶,这海带叶新鲜干净,像是刚从海里打捞出来的,而又没有沾上什么泥沙,看着很是漂亮。

但那也掩盖不了它就是海带的事实。

游应:海带也算海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