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2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幸好家里人送的那些厨具调料之类的都带了。

刘犇拿着电饭煲胆走到货柜边,往里面装了两勺米,柜台里有水龙头、流理池,淘洗了一遍,再倒适量水,放回电饭煲,设定快煮。

接着刘犇又用养生壶煮了些海带,他也没什么其他的食材,过会再加点莼菜,就这么把两种东西混在一起煮煮,出锅时加点盐就行了。

有菜有饭,最好还是得有点肉啊,刘犇走到门口看了看,附近只有零食小吃店,正好对面不远处是一家卤味店。

等刘犇带着卤味回来的时候,就见着店里多了个老人。

“小伙子,你这米多少钱一斤啊?。

那正凑近看无双米的老爷子抬头问。

刘犇指指牌子:“100元一斤。”

“啧,太贵了。”老爷子当然也是看到那价牌了的,就是想问问看价格会不会是夸张虚标的,实际价要低点。

大多数人进来看到那价格就都匆匆离开了,而老爷子还会留在这问,则是看中了这从没听说过的无双米卖相好,凑近还闻到了一股米香,这做熟了肯定会更香。

虽然很想买点回去尝尝,但100元一斤还是太贵了,老爷子也不是缺钱,就是对没吃过的东西还有点迟疑。

要是这米就是香,但吃起来并不怎样呢?那不是花了冤枉钱?

“你店刚开张没活动啊?”老爷子直起身来,也不说买不买,就和刘犇攀谈上了。

刘犇倒是没想到这点,他也没经验,不知道别的店都怎么弄的。

刘犇想了想,勉强说:“那我打个九八折?”

老爷子:……那不就一斤便宜两块钱?

老爷子:“你今天开张了吗?”

刘犇:“就我朋友来买了一单。”

老爷子:“看咯,你这不行啊,优惠力度不够,光靠朋友买的那点哪赚得到钱啊?”

刘犇:“还行,他买了400斤。”

老爷子:……原来是土豪朋友。

一次买那么多,要不是托,就是真的吃过这米而且觉得这米特别好的人。

至于吗?有多好吃才能让人接受这天价的米?

老爷子还想说点啥,这时刘犇打开了养生壶,往里放了一把马蹄莼,顿时马蹄莼特有的茶香味就冒了出来。

老爷子忍不住吸吸鼻子,忙问:“小伙子你这煮的什么?”

“我一朋友送的菜。”刘犇拿着个勺子搅了搅里面的菜,马蹄莼生吃就很好吃了,现在也只需要烫一烫。

老爷子凑近他:“你中午饭还没吃呢?”

“是啊,随便弄点好了。”刘犇又撒了点盐,就关掉了电源。

拿出一个海碗,刘犇把养生壶里的菜一股脑倒进了碗里,然后把卤味另外装盘,一齐端上了桌。

最后就是装饭了,刘犇按了一下电饭煲的按钮,盖一下子弹开,被挤压的饭香汹涌地冲了出来,很快和那莼菜的菜香打起擂台。

“哎,好久没有闻到这么香的饭了,”老爷子背着手感叹道:“好像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去我舅舅家秋收,新收上来的米打了吃的头一顿,才有这么香的味道。”

刘犇手脚麻利地给自己打了一碗饭,听着老爷子的话,随口就说了句:“要不您也来点?”

“好啊。”老爷子乐呵呵地同意了。

刘犇:……

按理说大家都不熟,他就客气一下,怎么对方就应承了?

“我吃的不多,你给我装一点尝尝就行,小伙子,要是你这米真的好吃,我会帮你介绍买家的。”老爷子一眼就看出刘犇不乐意了,他也不生气,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您先坐。”刘犇尬笑了一会,多拿了一个饭碗,给老爷子装了半碗,听他这意思,可能是吃完饭出来的,要是吃不完就有点浪费了。

两人上桌,先各盛了一碗汤来喝。

这汤没有多余的调料,保留了食材的本味。莼菜香,甜,滑,仿佛刚刚才在池塘中采摘下来,新鲜脆嫩,味道口感都是寻常难得一见的好。

“这菜……好东西啊!”老爷子很惊讶,他从没吃过像这样闻着带着茶香、尝起来却有有股莲香的菜,本身又带着一丝清甜,简直绝品。

看着那汤里还煮着海带,老爷子有点可惜:“这么新鲜的好菜,你怎么能和海带这种东西一起煮呢?”

“合适呗。”刘犇边喝汤边说。

“怎么可能合适……”老爷子没当回事,边说着就边夹了一片海带吃,然后言语就顿住了。

这海带……也绝了!明明是朴实无华的素菜,还是应该没有味道的海带,却在嘴里蔓延出了鱼肉般的香嫩滋味,内在一丝丝的纹理,也是口感丝滑,咸甜多汁。

也因此,这海水里的海带,竟然真的与淡水中生长的莼菜十分相宜,仿佛天生就该是一道菜!

这不起眼的一家小店里,居然也有这么懂菜的人!

老爷子看向刘犇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刘犇如果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有点尴尬,他是真一点都不会做饭,会煮一起纯粹就是懒,说合适嘛,当然是因为这俩本来是长在一起的咯,合适得不能再合适了吧?

老爷子镇住了,几十年来踏过千山万水,吃遍华夏所有菜系的老饕,今天竟然被一道简简单单的白水煮菜给震撼到了。

“这海带怎么,怎么会是这个味道?!”老爷子忙看向刘犇:“我年轻时可是个渔民,从没吃过这样的海带!”

“咳,我朋友是研究所的,这是他们的研究机密,我也不清楚,反正产量挺少。”刘犇回避道。

“那……”老爷子下意识想要买,但又觉得唐突。

这么好的东西,外面都没有,产量又少,肯定是稀世珍品,不可能随随便便买到的。

“等他们以后产量上去了,我店里肯定会有卖,”刘犇边吃饭边说:“您还是先尝尝我这米饭吧。”

刚刚还觉得这绝品海带、莼菜是不可能随随便便买到的珍品的老爷子:……

老爷子怀着复杂地心情,端起了饭碗,小心地往嘴里扒了一口米饭。

能吃那种好菜的老板,卖的米饭一定也不普通。

果然,这一口米饭入嘴,老爷子就知道自己没有失望。尚未咀嚼,属于稻田里纯粹的浓厚饭香就发散了出来,让人精神一震,咬下去,那是不软不硬正好的口感,圆润香糯,颗颗饱满,热气包裹着米粒被磨碎后的甜香,让人顿时生起了不知从哪里来的幸福感。

就像是童年里阳光正好的夏日午后,与朋友奔跑在丰收的田野边,天是金的,地是金的,连小伙伴稚嫩的笑脸,都仿佛染着金边……

“咋了?”刘犇诧异的声音响起,老爷子才恍然醒来,发觉自己的眼角竟然有了一丝湿意。

“嗨,没事,”老爷子赶紧拭去痕迹,毫不在意地调侃自己:“年纪大了,就是这么容易想起过去的事。”

“再给您装一碗吧,”刘犇拿过老爷子手里的空碗,走到电饭煲前又给他装了满满一碗,很懂地问:“我听我爷爷说以前年景不好,您都吃哭了,过去肯定遭遇过饥荒吧?”

老爷子:……

“我奶说,那时候啊,到处都是没饭吃只能啃树皮的人哪!”刘犇把碗递回给老爷子,感叹道。

“吃的不多、只需要装一点尝尝就行”的老爷子默不作声地接过,继续吃起饭来,惆怅的氛围都被刘犇的话破坏光了。

老爷子吃完两碗饭就克制地停下了,虽然他感觉自己还能吃,但毕竟年纪大了,都讲究养生,吃完午餐出来溜达居然又吃了一顿已经很过分了,再想吃个肚圆可能会被老伴罚吃几天的清粥小菜。

老爷子看向已经被吃完了的菜盘,心想:要是吃的是这样的清粥小菜,那他可以一辈子都不腻。

“小伙子,你这菜要是开卖了,你一定要跟我说一声啊。”老爷子掏出手机,要加刘犇的微讯。

“嗯,我加你,我叫刘犇,就招牌上那个‘犇’,老爷子您贵姓?”刘犇边操作手机边问。

“免贵姓余,你叫我余伯就行。”余伯和刘犇加上了微讯。

已经尝试过这米饭的美味后,余伯心甘情愿地买了5斤米,要不是他拎不动,他还能买更多。而刘犇也按刚刚说好的,给他打九八折,便宜了10块钱。

余伯无语地走了,不过他也打定了主意,怎么也要给刘犇再介绍点生意。

吃完午饭的刘犇收拾了桌子,然后一边洗碗一边思考。

虽然他自己知道无双米有多么好,但没有尝试过的人,只是看着米的外形买的可能确实挺小的。

今天一上午家加中午,也就开了两单,一个游应一个余伯,全都是尝过之后才买的,正是能说明这一点。

快速洗完厨具的刘犇在店里走了一圈。

其实这个店上任租客原本就是做吃食生意的,一边有货柜,一边有桌椅,完全是可以让人在这里吃饭的,但刘犇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根本不会做饭的小白,所以一开始就完全不考虑在这做小饭店。

而且虽然这店里有桌椅,上任也不过只是做甜品,这条街不允许有大油烟,所以油多的菜肯定不能做。

刘犇又等等了,半下午确实没有人来了。

又转了一圈,刘犇最后终于下定决定,那就简单点。

他回到柜台,拿出一个价格标,刷刷写了几个字,然后就随手插在了无双米柜台旁边。

“无双米饭:50元一碗(二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