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犇再次看向赵伟光,爽快地说:“那牛我都买了。”

赵伟光惊讶,没想到这年轻人居然这么果断。他眼珠一转,抓紧机会问:“我那还有8头怀孕的牛,等它们生产后就能产奶了,你看?”

刘犇:“买!”

赵伟光兴奋:“我这几头母牛生的牛犊子都很健康,等再养一年就可以配种了……”

刘犇:“买买买!”

“不是吧,”刘柱急了,都顾不上小声:“你一点经验都没有,养那么多做什么?!”

刘犇理所当然:“我学呗。”

刘柱无语,虽然不知道阿犇哪来那么多钱,但他在这,可不能让阿犇花冤枉钱。

刘犇很淡定,刘柱还想劝,没想到这时倒是赵伟光犹豫了。

“你没有经验啊?”赵伟光诧异地看着刘犇:“养奶牛是有很多讲究的,牛住的环境,吃的食水,平时的清理……这些都不能马虎,不然,你先带我去看看你家养牛的地方?”

刘犇:……

刘犇的沉默被赵伟光看到眼里,他难以置信地问:“你不会连牛圈都没准备吧?”

刘犇望天:“我买回去就圈……”

“这不行!”赵伟光忙挥手:“你是真一点准备都没有啊!你不心疼钱我还心疼牛呢!”

刘柱也很一言难尽:“阿犇啊,你和我说想要养牛一个多月了,连牛圈你都没准备??”

刘犇尴尬,他一直想着牛散养,却忽略了就算散养牛也是要回家的。

刘犇看向赵伟光,诚恳地说:“我是真的想养奶牛。”

赵伟光无奈:“真的不行,牛是需要时刻照料的,你连牛圈都没有,就别提饲养员了,肯定没招吧?”

刘犇:“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

“我……”赵伟光都忍不住笑了:“我自己就是,草原工作十来年了,才回来的,说实话,我在本地都没见过同行。”

刘犇:“其实我真的可以学。”

赵伟光只摇头:“这不行。”

刘柱也劝刘犇:“你还是回去再考虑一下,问一下家里人的建议嘛。”

刘犇想了想,确实,那么多牛,而且不是能随便住山里的野牛,是不能没有牛圈啊。

但他又怕自己找地儿养的时候牛被别人买了。

刘犇掏出手机:“赵先生,不然你加我个微讯号,牛先给我留着,我可以出定金,要是一定期限内没付尾款你也不用退我钱怎么样?”

赵伟光有点迟疑,他确实也很想卖掉手里的牛,但这没有经验的……

不过本市可能也没有有经验的人吧。

赵伟光加了刘犇的微讯号,但卖不卖牛他还需要再看看。

至于定金,赵伟光却拒绝了。

赵伟光:“没必要,一定时间内有人买的几率很小。”

“你不是急用钱吗?”刘犇瞥他。

“啊哈哈…也不是特别急…”现在轮到赵伟光眼神飘忽了。

刘犇不喜欢拖拖拉拉的,很快就回了家,和家里人商量这件事。

今天他二叔三叔都出去上工了,二婶也在值班,家里就只有爷爷奶奶和三婶在。

“你准备养几十头??”刘一彪大吃一惊,他以为刘犇就想买一两头呢。

“虽然莼菜和海带也很快就要上架了,但店里总归也只有那么两三种商品,多一个牛奶也挺好的不是?”刘犇说。

“那么多牛呢……”王凤晶也很担心。

何梅说:“我娘家那边有人养,不过是肉牛,他们有专门的养牛场,房子、各种设施,都需要准备。”

“我看了一下网上找的资料,”刘犇翻着手机说:“其实说难也不是很难,主要就是卫生、饮食、环境温湿度等等的问题。只要找到一个干净通风的大厂房,里面放上平时养牛的那些必须的东西,之后就是注意牛的状态了。”

“你可说的轻巧,”刘一彪嗤道:“牛又不会说话,表情也不明显,要真让你注意到了,那就是大动静,可能再去找医生都晚了!”

刘犇神秘地招手,凑近他们,一副要说悄悄话的样子。

刘一彪:“你要说啥就说呗!”

刘犇只好坐直了,说:“偷偷告诉你们哦,我不是属牛的么,所以从小就能和牛沟通。”

刘一彪、王凤晶、何梅:“……”

刘犇看着他们无语的表情,认真地强调:“真的!”

“你这就是纯扯淡,我们村里牛年出生的多了去了,我还是牛年生的呢,我怎么不会?”刘一彪笑着说。

王凤晶摇摇头,只当他胡扯:“行啦行啦,要是你真的铁了心要养牛,先去人家养牛的地方看看,看别人平时怎么养的。”

刘一彪也说:“等你觉得确实可以养了,再在咱村里找个厂房做养牛场不迟。”

村里早些年盖的水泥厂房不少,什么砖厂、木头厂等等,都已经废弃几年了,但房子还挺结实能用的,到时候他牵线,总能便宜些给刘犇盘下一个。

“对,你还是得多和人学学。”何梅说。

行吧。刘犇想,他确实不知道这个世界养牛具体是什么情况,光看看电脑上的理论知识也不够用。

说不定奶牛就是很脆弱的呢?

刘犇当即联系了赵伟光,表示想和他学习一段时间养牛,然后再买下他家的牛。

赵伟光也是被刘犇这倔强劲给折服了,再加上今天确实也没别的人有买牛的意愿,刘犇虽然不靠谱,却是唯一的可能了,于是他居然也同意了刘犇这个像是来参与什么生活体验活动一样的想法。

快晚上的时候,刘犇就开车去店里接了三弟妹。

“今天生意可好了!米卖了不少,饭、粥、米浆也都卖了很多!”刘磊兴奋地说。

刘蕊抿着嘴笑:“就是有客人说我们店里食物单调了点,但我说‘我们卖的食物就是体验品,主要卖的还是我们的米’,他们反而觉得我们是高端店哈哈~”

刘森也显得很高兴:“确实,客人们一开始看我们的价格还觉得我们坑钱,但尝过后就说划算了。”

即使粥和米浆都没有加糖,但原本的米在煮制一段时间后,天然就带有浓郁的香味和淡淡的甜味,吃起来又是和米饭不同的风味了。

刘犇笑着说:“你们看上去还挺适应。”

三人都点头,确实没什么难,店里不接受讨价还价,做的食物又简单,装米称重就更容易了,三个年轻人没什么忙不过来的时候。

刘蕊拎着好些袋子,不好意思地说:“就是下班时没估算好量,做多了,只能带回来了。”

刘磊说:“待会还是放那吧?”

“什么?”刘蕊和森没懂。

“没吃完的饭可以放在村东那个林子边的草地上,会有小动物来吃!”刘磊记得昨天刘犇就是放那的。

“是啊,还是放那。”刘犇说。

很快车就到了地方,刘犇拎着那些东西下了车。

刘蕊挺好奇,三人干脆跟着刘犇一起去看。

刘犇走到之前那隐蔽的地方,开始掏口袋,准备把饭拿个卫生纸垫在地上。

没想到他刚把卫生纸铺上,草丛里突然就摔出了一只毛团。

“咦!”刘蕊惊呼。

毛团挣扎着站起来,四人这才看清,原来是一只橘色的小奶猫。

小奶猫是真的很小,站着腿都在颤颤悠悠,不过胆子倒是很大,四个人看着它都没带怕的,只冲着打包着粥的袋子咪咪叫,像是闻到了冷粥稀薄的香味,怕是很饿了。

粥是用一次性塑料碗装的,但这猫还没有碗高。

刘犇揭开盖子,把粥倒了一些在盖子上,小奶猫就马上扑了过来,开始“啧啧啧啧”地舔起粥来。

“它吃得好香呀!”刘蕊小声地说。

刘森:“可能是很久没吃东西,不知道它妈去哪了。”

刘磊:“我听同学说,那大猫可不靠谱了,有的根本不养自己的娃。”

刘蕊不解:“为什么呀?”

“谁知道呢!”

“噌噌~”旁边的草叶小幅度地动了起来,四人循声转头看去。

只见不算多深的草丛中冒出一个、两个、……七个小脑袋来,全都是不同花色的小奶猫!

小奶猫们可能是看到小橘猫已经开吃了,生怕自己赶不上趟,纷纷跌跌撞撞地往这赶来。

“哇~”刘蕊捂住嘴,眼中却抑制不住欢喜:“太可爱了!”

粥剩的还挺多,但这么多猫就有点不够了,刘犇把饭和米浆也打开来,和粥混在一起,这样就够它们吃又不会太干了。

不过盖子就没那么多了,四人一点点往盖子上倒粥米,八只小猫团团围在一个盖子上,你挤我我挤你,抢着位置吃。

“这些小猫都是同一只猫生的吗?”刘森不确定的问。

“不会吧?这么多猫,而且花色不一样,肯定是好多猫的吧。”刘磊也不是很懂。

刘犇:“有的猫就是很能生,而且一胎还不一定都是同一只公猫的。”

“……但它又不养。”

“是啊……”刘蕊终于忍不出,伸出一只手指,轻戳了一下其中一只小猫脸。

“不可以碰的,要是让它妈妈闻到了人的气味,就不要它了!”刘森忙阻止。

“啊?真的吗?”刘蕊惊慌又自责地看向那只小猫,那只小猫却没啥特殊反应,吃得太忘我了,又被挤得晃来晃去,急的突然一个猛子扎进了粥里。

“……”现在小猫脸上全都是粥的味道了。

“我看它们妈妈是不要它们了,不如我们带回去吧?”刘森提议,他虽然是个男孩子,但对这种毛绒绒的小幼崽也没有抵抗力啊。

刘磊和刘蕊也很心动,三人一起看向刘犇。

刘犇想了想,说:“它们的妈妈不一定是不要它们,可能就是遇到了什么耽误了时间,到时候它回来发现小猫不见了,会很着急的。”

“是哦……”这就很为难了。

刘犇拍板决定:“今天喂饱了,明天我们再来看,要是明天它们还出现,我们就带回去养。”

这些小猫也不算特别小了,是猫妈妈提早让它们出窝的可能性也不是没可能的。

而现在还是夏天,不怕这些吃饱的小猫会冻着。

四人花了点时间,把这些小猫喂得饱饱的,才拾掇了一下,回到车里,继续往家开去。

在他们身后,一只大猫悄然出现,盯了刘犇他们远去的车影一会,才慢慢踱步到小奶猫身边,小奶猫们纷纷跑来,冲着它娇声叫着。

大猫低头瞅了瞅,首先舔了一口那只脸上全是粥的小奶猫,然后它眼睛就瞪大了。

大猫三两口舔干净小猫的脸,然后马上无情地抛开小奶猫们,噔噔地跑到刘犇他们留下的半碗粥米边,大口大口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