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3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伟光露出了“城里来的人就是不一样心真黑胆真大”的眼神。

赵伟光:“这能有人买吗?”

“肯定有,”刘犇:“我家米100一斤,每天都有上万的入账。”

“多多多多少?!”赵伟光吓了一跳,100一斤还能有人买??他这小老板家的店不会马上就倒闭吧?

“不要大惊小怪。”刘犇走到车边,打开车厢,开始卸东西,赵伟光醒过神来,也赶紧过去搬。

这里装的都是刘犇用网上买的打包袋自己装的青草,青草比其他饲料好就好在存在空间仓库时永远新鲜,刘犇每天早上花几分钟打包,然后运过来的,永远都最鲜嫩。

养牛场的牛一看到这草就跟见着什么珍馐似得拼命往前冲,占着食槽吭哧吭哧吃得老大声了,吃完了还特别高兴,老大些母牛,还舔着嘴巴,像个小牛一样蹦蹦哒哒地甩尾巴玩。

刘犇搬完今天的草,就去驾驶座边拿了一袋米,递给赵伟光:“给你尝尝咱家米,那是绝对值这个价。”

赵伟光接过去,打着哈哈:“那我肯定相信你啊哈哈哈……”

刘犇才不信呢,赵伟光这个家伙,肯定一直都觉得他不靠谱。

刘犇:“你尝过再说。”

赵伟光看他自信的样子,终于是有点动摇了。

城里人也都不是傻子,不可能天天被骗,要是刘犇每天都有那可观的收入,就说明他肯定是有回头客的,而且口碑很好。

赵伟光挠挠头:“那我尝尝。”

过了一会,赵伟光把杀菌好的牛奶都给搬上了刘犇的车厢。

来的时候车里是满车厢的草料,回去的时候,草料都被换成了牛奶,六头牛一早上的挤的奶还不少呢,有整整50升!

他自家留了5升,还能给刘犇带走45升。

赵伟光惊奇极了,一来他养的这种小型牛产奶量本来就是低于其他奶牛品种的,而且一头牛一天只能挤两次,平均每头牛一天能挤十来升就不错了;二来以他的经验说,想要牛产更多奶,就要选用优秀的混合饲料,科学配比精料和粗料,但刘犇就只让喂纯粹的青草,这营养肯定不够啊,产奶量一定会降低。

但结果却和他的预估大大地不一样,赵伟光都对自己的经验有些产生怀疑了。

还是刘犇轻飘飘的一句“这是研究所特制的牧草”打消了赵伟光的纠结,研究所呢,一听就很高大上,肯定比他的经验厉害!

刘犇回到家还很早,进门就能透过厨房的窗子,看到里面正在忙碌着准备早餐的二婶三婶。

“哥,你回来啦。”刚从房里出来的刘磊头发像个鸡窝,迷迷瞪瞪地看了刘犇一眼,就晃晃悠悠地去洗漱了。

“回来了。”刘犇打开车厢,从车厢里拿出那装好的一大瓶一大瓶的绿牛奶。

这种瓶子是赵伟光专门买的装奶瓶,一个能装5升,刘犇锁了车,轻松地抱着它们回到了院子里。

刘蕊比喜欢熬夜的刘磊要早睡,现在也已经早起了,正在厨房帮她妈妈打下手,听见声出来就看到刘犇抱了一大堆瓶子进来,赶紧上来帮忙。

“不用,你先帮我把冰箱打开。”刘犇往冰箱那走去。

刘蕊赶紧打开了冰箱,帮着刘犇把瓶子整齐码放在冰箱里,只拿出一瓶出来。

“今天这么多牛奶呀?”刘蕊好奇。

自从刘犇把赵伟光的牛和赵伟光本人都包圆后,每天都能带点牛奶回来,这已经是常事了,稀奇的是今天怎么这么多。

“昨天把牛饲料换成我带去的青草了,牛奶变了样,暂时先让他别卖了,找人检测了再说。”刘犇抱着牛奶朝厨房走去。

“变样?”刘蕊迷惑,牛奶还能怎么变样?

十分钟后,所有刘家人都惊奇地看着各自面前的一碗浅绿色液体,这有点陌生又熟悉的液体还散发着甜甜的奶香。

“喂了青草牛奶就会变成绿色的吗?”刘磊惊了,感觉奇怪的知识又增加了。

刘一彪白了他一眼:“以前的牛都是让它们自己去吃草的,你见过哪头产绿色的奶?”

“好像是哦哈哈哈,”刘磊不好意思地拍了下自己的头,然后问:“那这奶……”

“是我带过去的草料导致的,但除了颜色没什么问题,还很好喝。”刘犇率先端起碗喝了一口。

其他人也赶紧开始吃早餐,一大早起来肚里空空,这个浓郁的奶香味早就勾得他们的馋虫出来了。

“哇,好好喝啊!加糖了吗?”刘蕊一瞬间就爱上了这个味道。

刘磊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半,才拿起旁边的油条咬了口,含糊不清地说:“这是我喝过的最香的牛奶!”

“没加糖,只热了下。”何梅说,她也很喜欢这牛奶,比起市面上常见的大品牌盒装牛奶来说,这种鲜牛奶的口感要更为厚重,而且香甜可口,还不是那种加糖的甜,而是仿佛天然而来的牛奶甜。

“没想到换了饲料牛奶味道差异这么大!”王凤晶也很惊奇,她以前是不爱喝牛奶的,但年纪大了就容易骨质疏松,家里人老劝她喝牛奶羊奶的,她是真的不喜欢。但今天这个牛奶味道就不一样了,美好的味道让她完全没有了抵触心理。

“嗯,今天我们会请人来检测,在那之前的奶就不能往外售卖了,咱这几天就得喝牛奶了。”刘犇笑着说。

“我能天天喝这个!可惜明天我就要回去上课了。”刘磊又倒了一碗牛奶,咕咚咕咚喝掉。

“是呀。”刘森和刘蕊同样很喜欢喝这个牛奶,也有些舍不得。

刘犇:“我看看能不能做成长久保鲜的。”

王彩晴不同意:“你可别惯着他们,这保鲜又送得快的快递费可不便宜,想喝等寒假时回来不也能喝了?”

刘犇不在乎地说:“没事,偶尔寄那么几回又能花多少钱呢?弟弟妹妹们在外面,孤孤单单的,得多关心。”

“在外面是苦。”刘双虎想起自己在外打工时的环境,也觉得是该多关心孩子。

刘双鹰提起牛奶的问题:“每天都会有这么多奶的话,咱全家就算当水喝也喝不完,还是得尽早出售才行。”

刘犇点头:“我考虑到了,要是检测结果要很久才能出,就让赵伟光把多的做成奶酪,放久些。”

“今天多的就送村里人尝尝,还能送一些给我朋友。”刘犇检测只是为了售卖手续正规,他是能肯定这牛奶没有问题,既然安全又好喝,当然要送一些给自己唯一的朋友游应了。

“就是那个借你钱的朋友吧?多给人家带些去,菜什么的也给人多拿些!”

“那肯定的,”刘犇喝了一口牛奶,咂咂嘴,继续说:“说起来,莼菜和海带今天就可以开始售卖。”

“诶?这么快啊!”刘家人有点惊讶,没想到这米刚开售十来天,研究所又能让刘犇售卖那两菜了,这中间都没间隔多久,看来这个“研究所”效率还挺高。

其实也不是突然,刘犇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注意着莼菜的生长情况,原本稀稀疏疏只有一捧的苗,在这一个多月里自行生长,分支,有了空间时间生长加速这个条件,几乎是肉眼可见地往外蔓延着,直至昨天就已经布满整个池塘了,而且刘犇翻开叶片仔细检查了一遍,里面的海带也层层叠叠,生长地很是茂密。

刘犇相信,如果池子能更大些,马蹄莼一定可以蔓延出更大的范围。

刘犇麻利地采集了塘里一大半的莼菜和海带,比起种稻田,在深水里做精细的采集嫩叶的操作要花更多时间,但好在最后的收获成果非常可观,一次性收集的莼菜和海带各有几千斤,而且看这生长趋势,很快又会长满。别说只供应那么家小店了,再供应几家,十几家都没问题。

说起来,开业第一天那个免费吃了他一顿饭、说要给他介绍买家的余伯后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再来过,虽然刘犇后来没怎么去店里,但如果有人找自己,弟弟妹妹们回来肯定会和他说的,但事实上就是没有,刘犇也就没在意了。

反正他也不指望余伯真给介绍多大的买家,现在生意在变好,他对自己卖的无双米也有信心。

“嗯,今天过去就可以开始挂价标,开始售卖。”刘犇拿起一根油条,三两口吃掉,这是他这一顿吃的第五根,早饭就这么吃完了,现在就可以出发。

刘犇看向三弟弟妹妹,笑着问:“你们明天就要回去上课了,今天要不要去街上好好玩玩一天?”

“对,是该好好休息一天。”王凤晶慈爱地看着这几个还在读大学的孙子孙女。

刘磊、刘森和刘蕊互相看看,也有些意动。

“那店里……”刘蕊犹豫。

“店里我和你妈去看就行。”王彩晴说,今天她不用值班,刚好可以去看店,哦对,按老爷子的说法,打卡上班。

“嗯,以后都是家里人去看店,”刘犇说:“今天我也会去店里帮忙。”

“那我们三就出去啦!”刘磊也有点高兴,他可以买点老家这边的特产,回去分给宿舍的几个哥们。

刘犇今天一如既往地开着车往店的方向去,不同的是,今天车里坐着的不只是三弟弟妹妹,还有二婶三婶以及几瓶牛奶。

挤是挤了点,但三位女性都比较苗条,后座三人再带个刘森也坐得开。

刘犇把五人送到店里,然后自己开着空车,照常去外面转了圈,装模作样地来了一番“去物流仓库提货”的流程,回来车厢里就多了满满两箱新鲜的马蹄莼和海带。

这也是他已经很熟练的基本操作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