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3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菜很好煮,稍稍过水就能吃,所以三男孩坐下后,两碟菜先被端上了桌。

“哇!这菜怎么这么香?真的没加茶叶吗?”

“就是都绿绿的,我不爱吃清淡的菜,能不能加辣?”

刘犇没搭理他们的嘀嘀咕咕,伸手打开电饭煲,准备打饭,温热的水汽随着电饭煲盖的打开一涌而出,飘散到整个店里,当即三个正在拿一次性筷子的男孩都恍惚了,手也洗得慢慢停了。

“饭,饭也好香耶……”

“咕噜。”、“咕咚。”这是另俩人忍不住的吞口水声。

虽说刘犇标的二两,其实平时装饭时根本不会去秤,大概是那个量就可以了,把小碗里冒着热气的晶莹白米饭堆得微微鼓起,讲究的是卖相好看。

饭端上了桌,三人迫不及待地拆开筷子,不约而同地首先扒了一大口饭,然后陶醉了。

“这是什么饭啊?好香好好吃!”阿康一边咀嚼还一边感叹:“我觉得我能吃三碗!”

“我觉得我能吃五碗,这饭太好吃了!要是我家做的也是这种饭,我决定不会浪费一粒米!”雨卓也含糊地说着。

“我觉得我能吃一电饭煲……”

这饭真的太香太香了,那种浓郁的稻田新米香气,简直不要太馋人。

“吃菜,这菜都好吃着呢。”刘犇笑着说。

雨卓不爱吃菜,假装没听见。阿康率先用筷子夹了一根莼菜,放进嘴边,小心地咬了一口,瞬间他的眼睛就亮晶晶了。

这菜是甜的!

他这片还没吃完,又夹了一片,一个吸溜,莼菜就进了嘴里,吃得不停点头。

关明博夹了一片海带,他本来没把这清淡的海带当回事,海带他又不是没吃过,什么味道也没有,有些小地方的店里要是没处理干净还会有土腥味,实在不是什么新奇的菜。

但这海带一放进嘴里,随着牙齿的咀嚼,他瞬间惊艳到了。

海带只放了一点点盐,所以外面只有一些咸味,但却有鱼肉的味道,口感鲜嫩,又没有鱼肉的腥气,简直不要太好吃!

一时间两人都忍不住感叹:“真好吃!”

雨卓本来只想享受好吃的米饭,但听到这两人的话,也有些好奇了,他试探着尝了一口莼菜,马上和两个小伙伴一样,被美味给征服了。

三个男孩一起吃得乐淘淘,飞快地动着筷子,不过几分钟就把那少少的菜和小碗的饭一扫而空,又觉得自己还能吃更多。

既然有钱,他们也不委屈自己,马上又和何梅说再来两份,转账也很快。

当然,人的眼睛总是比胃馋的,三个自以为能成大胃王的少年再怎么处于生长期也不过只是十几岁的小孩子而已,别说一电饭煲了,他们每人吃了两碗半的饭就饱了,觉得自己最能吃的关明博在三碗后也只是强撑着吃完了所有菜,就真的撑得吃不下了,而他们买来的那些卤菜还一动未动。

三人挺着肚子躺在饭桌边,还试图再买一份打包回去吃。

“差不多得了,吃不了别硬撑,还打包呢,我们这又不是饭店。”刘犇给另一桌被香味吸引进来的客人上了饭菜,回来顺手收了他们的空碗碟。

雨卓看着天花板,脑袋突然灵光了。

他兴奋地看向俩朋友:“对哦!这是一家农产店呀!”

刘犇无语地摇着头回到柜台里了。

阿康也反应很快:“我们可以买米和菜回去,让家里阿姨做了吃,而且肯定比这做得好吃!”

关明博试图起身:“好……诶,我先躺一会,吃撑了。”

雨卓和阿康鄙视地看着他,吃不下还硬撑,不过他们也很老实地没有动,都撑到了。

中午的饭香吸引了不少客人,但大多数理智的人还是选择买一定量的米回去自己做,所以店里并没有多忙,刘犇和他二婶三婶还能抽空轮流吃午饭。

刘犇刚吃完饭,就听到有人喊他。

他抬头一看,意外地发现正在朝他招手的人居然是好久没见的余伯。

余伯笑哈哈地走到他面前,拍拍刘犇的肩膀朗声道:“阿犇啊,好久没见啊!”

刘犇站起身来,笑着说:“您贵人事忙嘛。”

“哎,这可不对,我前几天也是有来买米的,但没见着你,”余伯摇着头说:“今天收到你的信息啊,马上就带着我朋友过来了!”

他说完深吸了一口气,感叹道:“这菜还是这么香!”

刘犇看向余伯身边的人,那是一个中年男人,表情严肃,一直在看着店里仅有的三样产品。

余伯顺着刘犇的眼神看到他身边的人,忙给双方介绍:“老薛呀,这就是我和你说的,这家店的老板,刘犇刘小老板,阿犇,这是我朋友,你叫他薛老板就好,他对你店里东西很感兴趣的!”

刘犇礼貌地喊了声:“薛老板你好。”

薛老板这才看向刘犇,朝他笑了下,点点头:“你好。”

余伯看两人没什么话可以说的,想了想,看向那莼菜边的标牌,眼前一亮,对刘犇说:“阿犇,你快给我们上一餐,莼菜和这海带都要,米饭也上两碗。”

刘犇点点头,和三婶说了声,然后招呼两人到一边坐,和他们解释:“这店里的菜式和我之前做给您尝的不一样,不会加太多调料,最多就放一些盐,就是为了让人感受菜的本味,请多担待啊。”

但薛老板显然有自己的想法,他没有先坐,而是找了个离柜台近又不影响别人走动的位置,站着看人做菜。

他还对刘犇说:“那正好,我就是想尝菜的本味。”

余伯应和:“对对。”

余伯说着拉过刘犇到一边,小声说:“薛老板是市里星月楼的小老板,我特意带他过来的,要是你家农产打动他的心了,那肯定要定期进货!”

刘犇听他这么说就很惊喜了,他还以为余伯就是带朋友过来买点自家吃的菜,没想到还是个大主顾!

虽然他没听过星月楼的名字,但看余伯的说法,肯定是个饭店没错了。

刘犇高兴地说:“谢谢你啊余伯!”不管之后成不成,这份帮助他得认。

余伯摆摆手:“我也是为了自己的爱好,想着把你家货介绍给他了,到时候我就能吃到他们好手艺下更好的食材烹饪了,哈哈!”

刘犇好奇:“他家菜很好吃吗?”刘犇以前也去过一些大饭店,高档酒店,但它们的招牌菜也就是些豪华漂亮的食物,好吃确实好吃,但也就那样,没有多么惊艳。

“好吃得很!”余伯显然是个老饕:“薛老板的爸爸、爷爷都是厨艺上的一把好手,特别是他爷爷,那以前可是招待过大人物的,连当时的大领导都对他的手艺念念不忘,就是年纪大了,很少亲自来店里动手了。”

“不过现在店里的厨师也都是他们的得意门生,饭菜也是本市数一数二的好。”

刘犇点点头,有空可以去尝尝,还能顺便上供贪心的系统大猫子。

薛老板是真的一直盯着何梅的烹饪过程,让何梅都有些拘束了。等菜端上了桌,确定全程真的没有加除了盐以外的任何调料,薛老板才坐到了桌边。

余伯坐在他对面,招呼薛老板赶紧尝尝。

但薛老板显然不急着吃饭,而是先闭上眼闻了闻莼菜特殊的香气,然后睁开眼睛拿起筷子夹了一片莼菜,认真地看了看,才咬了一小口,细细品味。

刘犇挠挠头,不是很懂他,就走到一边随意地整理商品。

薛老板品尝了两片莼菜,又转向米饭,同样是闻、看、尝一套操作,海带也如是。

余伯只是默默地在对面吃自己的,也不说话。

这时候,吃撑的三个男孩才终于缓了过来,慢悠悠地站起身来

翁雨卓对王彩晴说:“阿姨,我们每人买两斤米,一斤海带,一斤莼菜带走。”说完三人分别扫码支付了对应的价格。

王彩晴有点点惊讶,这三个小孩大手大脚地在这吃了那么多,居然还要买点回家,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她马上走出来给三人装米,而刘犇往冷藏柜去装菜。

刘犇装好了三人的莼菜,然后看向海带,这时王彩晴也打包好了米,准备过来帮忙装海带。

“小心点啊,不要掉出来了。”王彩晴嘱咐道。

刘犇边搓食品袋边点头:“嗯,我不会让它们乱跑的。”

翁雨卓听着他们的对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们说的是海带吗?”

阿康也很好奇,在旁边探头探脑。

关明博想着,海带他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是植物,怎么可能乱跑,而且看这个商品名,还叫什么“魔鬼海带”,嘛意思?

他看着那安安静静的碧绿海带,其中有一根的尖尖搭在了玻璃柜边上,仿佛在朝他招手。他忍不住伸出手指,捏住了那个尖尖。

然后让关明博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那根海带另一头突然从水中一跃而起,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整个缠绕住了他的手!

雨卓、阿康:!!!

关明博:“!!啊啊啊!!”

关明博惊恐地甩起手来。

旁边正准备装海带的刘犇和王彩晴被他的叫声吓了一跳,正在吃饭的余伯和薛老板的视线也被吸引了过来。

刘犇看清是什么状况后,无奈地按住不断挣扎的关明博,伸手把海带从他的手臂上扯了下来。刘犇处理海带就很熟练了,海带想要缠到他手上,刘犇一甩手海带就垂下去了,就跟抓蛇似的。

“这是?”余伯很惊讶地站起身跑过来,看着刘犇手里还在扭动的海带目瞪口呆。

“就是海带,我们这卖的海带会动,没事,不伤人,就是喜欢缠着东西。”刘犇解释着,他随手把那海带塞进食品袋里,然后继续从水里捞海带往袋子里塞。

关明博虽然捂着手,还有些心有余悸,没过几秒却和两个小伙伴围着海带的玻璃柜转,看着里面被惊动的海带扭来扭去,时不时惊呼出声。

“海带会动?我从没见过!”余伯感到非常费解,他真是一个老渔民,但从没见过会动、还有鱼肉味的海带,这可太稀奇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