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4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午牛奶销售量并不算多,但到了午后,刘犇从养牛场带回了第二批鲜牛奶时,店里的牛奶却已经卖光了。店里还有些听何梅说新一批已经在路上的客人在坐着等。

一见刘犇开着车停在门口,刘双虎赶紧跑过来,帮着刘犇把新来的牛奶运到店里。

还没开始往货柜里摆放,客人们就迫不及待地走了过来,各自拿了自己要买的去结账。

刘犇有点意外,他回去的时候牛奶还剩了不少,怎么就这短短一会儿就卖完了?

询问后,刘犇才从何梅口中得知,上午有的客人买了回去和朋友一起尝,结果所有尝过的人都喜欢上了这个牛奶,却因为每人喝的都不多所以没有过瘾,于是念念不忘。还有人在群里和同事安利这牛奶有多好喝,所以她们和被她们说得好奇的同事中午后就都托人过来买了。

35元一瓶的牛奶虽然贵,但商业区附近多的是贵得吓死人的奶茶或咖啡,这样一对比,午后不喝饮料就不舒服的很多上班族觉得,至少这牛奶它肯定比奶茶咖啡健康啊,虽然是绿的,但那绿的奶茶也多了去了,既然有人说特别好喝,反正也是要点饮料的,干脆今天就尝尝这鲜牛奶好了。

因此上午牛奶还是慢慢地一瓶一瓶出售,但午后就是几瓶十几瓶地售出了,这不,很快就卖没了。

幸好刘犇回来的及时,虽然后面的客人等得久了些,但看这牛奶的生产时间,都是在两小时内的,那是真的很新鲜了,这样好像比早上的那批还要更营养更健康的样子呢,所以客人们也更满意了。

刘犇这才想起来,很多在写字楼上班的年轻人都喜欢在午后点奶茶、咖啡喝,一来是嘴里没味,二来是因为午后工作不喝点东西容易犯困,所以长久以往就已经形成了喝茶喝咖啡醒神的习惯。

“那当然还是喝我们的鲜牛奶好,好喝还不含多余糖分,健康还能长高。”刘犇理所当然地说。

反正对面的那家奶茶刘犇就觉得很不好喝,里面一点奶味都没有,而且说甜吧,味道里带了点苦,说不甜吧,又明显能感觉到里面加了非常多的糖,很怪。但偏偏就是那样的奶茶店,一天天的买的人特别多,生意红火。

可能是自己不适合喝奶茶吧。刘犇想。

“是不是真的能长高啊?”何梅也是听到了那位孙女士说的,喝了他们店里牛奶几天,就长了1厘米,虽然是正在生长发育期的青少年吧,也有点稀奇了。

“应该是。”

他们虽然天天喝,但也没谁特意去量身高,刘家的大老爷们本来就都高高大大的,长没长还真不明显,而且他们都已经过了发育期,应该是没什么长高效果了,顶多让人骨骼强健。

“客人都亲身说法了,肯定是真的,那咱这牛奶可能还卖便宜了。”刘双虎开心地说。

这刚运过来的百来瓶牛奶又被卖得差不多了,这才第一天呢。

刘犇也很满意,加上牛奶的销售额,他刚刚看了下,今天的收入快达到5万了。

来的那些做饭阿姨肯定有游应的功劳,哦可能还一小部分是那三个邀功的小少爷带来的。

这时的游应正在家里等预约的厨师做萝卜,而游果果,她又双叒叕跑来蹭饭了。

游果果一边看电视一边嫌弃她哥:“你这次又是白拿别人的菜吧?”

“是啊。”游应很坦然。

“哇你看看你有多过分,白吃白喝的。”游果果指指点点。

“我不是给他推荐客人了么,还把你介绍去了。”游应自顾自玩手机。

游果果:“切,没你我也会去!”

游应淡定:“没我你根本不认识他。”

游果果还想继续给游应挑刺,游应却接着说:“而且我们是好朋友,好朋友之间不需要分那么清,我们心里都有数。”

游果果像见了鬼一样看着游应:“天呢,你居然会承认别人是你朋友,万程跟你混这么久了你都没说过他是你朋友!”

游应很无情:“万程是打理公司的工具人。”

游果果:“你可真是个冷酷无情的资本家!”

游应:“那你别来吃资本家的萝卜。”

游果果:“资本家的羊毛,能薅多少薅多少。”

游应:“……”

同样抢先获得了白玉萝的三男孩也是在玩闹了一下午后,各自带着萝卜回了家,关明博手里那个称重有11斤,整个盒子非常大,让家里人很是瞩目。

“宝贝,你拎着的这些是什么呀?”关明博的妈妈站起身来,奇怪地看着他手里的东西。

“是大萝卜,是我好不容易买回来的呢,店里都还没开售的,今天就做了尝尝吧!”关明博玩了一下午都饿了,急吼吼直冲冲地往厨房去,现在做饭的李阿姨已经在厨房鼓捣晚饭,再晚一点可能晚饭就做好了,也用不上他的萝卜了。

“什么萝卜?你这么急做什么!”关妈妈疑惑地跟了过去。

“明博回来啦?一天天莽莽撞撞的,没个正形。”一个灰白色头发的老人从房间走出来,脸上充满着倦色。

关妈妈尴尬地说:“爸,小博就是有点皮,我会好好说他的,爸你晚饭想吃什么?我去和阿姨说。”

“随便弄点那家的莼菜也行,反正我也没胃口。”老人,也就是关明博的爷爷慢慢从楼上走下来。

他说的就是阿犇农产的马蹄莼了,年纪大的人很多都喜欢软软的食物,那种鲜嫩又好吃的莼菜就非常受老爷子们欢迎。

“晚饭做萝卜吃吧!”

一下楼关老爷子就听到关明博在厨房咋咋呼呼的声音了,他挑挑眉,也往厨房里走去。

“做萝卜?红萝卜白萝卜?”李阿姨正在厨房择菜,听到关明博突然冲进来说的一句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我买回来的萝卜,怎么做……嗯,我也不知道。”关明博边说边拆自己抱着的萝卜的包装,他就是对犇哥“还未开售的商品”很感兴趣,就抢着要买了,要怎么做他还真不懂。

关爷爷站在门口侧着头随意地往里看这个孙子又在折腾什么。

关妈妈忙对李阿姨说:“别管萝卜了,先给老爷子做点养生的吧!”

李阿姨点点头:“我锅里的乌鸡炖了很久了,再煮点莼菜就好了,很快的。”

鸡肉鸡汤老爷子早就腻了,现在他对孙子的表现有点奇怪:“什么好东西,还值得你这么风风火火地跑回来?”

他这么问着,眼神中却不太以为然,只是有些微好奇罢了。

“当然是好东西啦!是我在犇哥家的店里买的!”关明博得意极了,像是这菜是他种的似得。

关妈妈摇摇头:“他家的菜咱家的阿姨也有去买,这也值得你……”

“不是那些啦!”关明博神秘地说:“是店里还没有开售的菜!”

“没开售还能被你买到?”关妈妈不太信,但还是看了过去。

关老爷子也提起了点兴趣,那家的莼菜和海带他也尝过,确实非常美味,而且他吃完了身体还挺舒服,虽然家里其他人没有和他一样的明显感觉,但关老爷子肯定,那不是他的错觉,阿犇家卖的绝对是养生的菜。

关明博这时候终于拆开了盒子,主要是刘犇怕客人路上碰撞弄伤了白玉萝的外皮,包裹地很严实,所以废了关明博好些力,才露出了被海绵片层层包裹的大萝卜。

“什么东西,咦?!”关妈妈话还没说完,就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关老爷子也站直了,目光灼灼地看向关明博解开海绵片后露出的白玉萝。

只见关明博手里的萝卜,整个就像精雕细琢后的艺术品,浑身上下毫无瑕疵,曲线优美对称,简直不像是个食物。

“这是……萝卜吗?”关爷爷慢慢走了过来,看着那漂亮光滑的萝卜外皮,感觉自己竟然难得地想吃了。

“切片蒸了,晚饭就吃这个。”关老爷子马上对阿姨说。

“蒸啊?蒸会不会太清淡了……”关明博犹豫,但犇哥家的菜,应该蒸着吃一挺好吃吧?但蒸着吃是不是最好吃的吃法呢?

“怎么,你有意见?”关老爷子瞥向关明博。

“没有没有!”关明博赶紧摇头。

“哼。”关老爷子走了出去。

只留下关明博和关妈妈面面相觑。

“全蒸了会不会有点多?”

一个萝卜这么大,李阿姨也觉得一顿蒸太多肯定吃不完,所以她只切了五分之一,稍放了些鸡汤,就用蒸锅蒸熟,出锅撒了些青红椒等小料,就端上了餐桌。

其实五分之一的萝卜也不小了,蒸熟后摆了一大盘,虽然是用了鸡汤蒸的,但出锅时还是如白玉般晶莹漂亮,再加上它那独特的果香,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关老爷子感觉自己突然就有了胃口,他伸出筷子,轻轻夹起一片白玉萝,小心不让被蒸得软烂的萝卜断开,吹散热气,咬上一口,吸饱了汤汁的白玉萝中没有一丝纤维,几乎是入口即化,暖意在全身流淌开来。

其他人也同样感受到了这萝卜的魅力,虽然是为了附和关老爷子所有用了清蒸的烹饪方式,而且蒸得很软,但没有人觉得这样的白玉萝不好吃。

而且吃了萝卜后,再看其他的菜也好像加了滤镜,接下来吃什么都觉得很香。关老爷子也是因此,今天吃了不少饭菜,最后停下时才恍然发现吃太饱了,不知道晚上会不会难受反胃到睡不着。

其他人倒是没有这个顾虑,胃口大开的他们难得把所有饭菜一扫而空,吃得一本满足。

关老爷子当晚是带着一半的舒畅和一半的担忧入睡的,但没想到他一觉睡到大早上,非但没有难受,还觉得身体有力了,精神饱满了,气色都好了许多。关家人都高兴坏了,关明博算立了功,这次连关老爷子都对他和蔼了不少。

阿犇农产的客人们吃得舒心,刘犇这个店老板日子过得也挺舒心。

刘犇种的二代无双米虽然味道没有一代好,但刘家族里其他人根本没有尝过一代无双米,所以当他们真的尝到了二代无双米的味道时,简直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原来从小吃到大的米还能这么好吃!他们从没有尝到过这样的味道。

于是刘犇的米还刚发出去几天,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要过来签合同了,虽然刘犇和他爷爷都再三保证绝对够种,所有人都肯定能种上,但很多人还是有一种“先到先好”的心理,急急地就过来报名了。

“族长,您几十年的老族长了,我们是百分百相信啊!”很多年长的村民除了种田也不会其他的了,平时只能做点粗活谋生,积蓄虽然还够,但收入不高,所以他们都对于明年的播种非常期待,而且他们毫不怀疑,族长这次是给他们带来了新希望。

刘一彪很欣慰,同意了他们现在就和刘犇签合同。

也有很多村民把刘犇送的米寄了一部分给在外面工作的子辈,希望他们也能回家乡来,即使不是全职种田,至少在农忙时能回来帮把手。

但年轻人都有自己的计较,对此会谨慎许多。如果现有的工作还不错,他们是不会考虑回来的。但在外面过得不太好的人,就会记在心上,反正明年播种还早,他们还有时间可以考虑。

刘全有的大儿子刘安家就是有意愿回来的人,早早和老父亲说了自己要种多少亩,让父亲替他去报个名。而二儿子刘立业则完全没把老父亲寄给他的米当回事,看也没看就扔到了一边。

“什么东西呀?”妻子问他。

“我爸寄的米,别管了,村里人见了什么新鲜的都当好东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