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5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来人正是曾经去他店里谈进货的薛老板。

薛老板看清包厢内的人,笑着走了进来。

“刘老板,游先生,”薛老板还颇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刚刚看错了,您两位是认识的吗?”

游应身份地位摆在那,薛老板作为星月楼的老板,当然认识。他诧异的是这两人一个是小农产店的老板,一个是多家有名大公司的老板,而且两人明显关系很好,这怎么扯到一起去的。

“我俩好朋友啊!”刘犇笑着说。

“这样,”薛老板也没多打听,他只是看向刘犇,微笑着说:“我刚在走廊正好看到你进去,就想着你要不要尝尝我们准备出的新菜?”

刘犇很敏锐:“新菜是指?”

“就是用你家的农产研制出的新菜。”

“那我肯定要尝尝啊!”刘犇很感兴趣,他自家种的菜,家里也经常吃,但做法都是偏简单的,不知道这里的高级厨师会做成什么菜式。

薛老板点点头,让开来,身后的服务员就将餐车推了上来。

餐车上有两盘菜,这时候还被盖着,服务员轻轻将两盘菜放在桌上,然后揭开了盖。

菜是刚做的,现在还热着,圆盖一揭开,菜的香气就像被挤压了太久,一下子冒了出来。包厢的门已经被服务员关上了,所以香气在整个房间里缭绕着。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香气。

一种清新淡雅,如在荷塘中的凉亭里烹茶,茶香与莲香此起彼伏,相互交融。在这氤氲的香气中,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就仿佛嘴里已经品尝到了。

另一种火热暴烈,辛辣中带着鲜香,刺激着人的感官神经,像是有了生命似得不停地往人鼻子里钻,让人口中分泌出大量口水。

清新的是一碗莼菜与小肉块加一些笋丁、冬菇等和米煮成的粥,游应盛了一小碗,但刘犇只是闻了闻,并没有去吃,而是看向了另一个。

另一道菜一眼看过去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红。满盘红色的辣椒段让这盘菜显得非常鲜艳,而红色辣椒段中一片片墨绿色的海带却并不会被夺去风采,因为它们被整齐摆成了一个小山包,山包上点缀着红色的小米椒和淡黄色的姜粒,让人很有胃口。

刘犇夹起一筷子海带放进嘴里,咬下去就愣住了。

游应看他吃得呆了,好奇地也夹了一片海带,这一尝,他也有点诧异。

这个口感是鱼肉,又有点像他以前吃过的蛇肉,而且肉质紧实,咬下去很有弹性,有点辣,但辣得刚刚好,姜汁与辣椒味在海带中融合地恰当,让整个味道都丰富了起来。

“厉害啊,这个肯定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吧?”刘犇看向薛老板。

“是的,我们提前处理过了海带,保留了它本身的活力特性,让海带在烹饪后还能有新鲜时的质感,同时又让调料的味道能均匀地浸润进去,这其中经过了很多道工序。”薛老板点了下头。

刘犇感慨:“专业的人就是不一样,我在家天天吃,也想不到自家的海带能做成这样的风味。”

游应点头:“粥也很好,同时保留了莼菜的茶香与莲香,又完美地均衡了这两种香味,鲜笋冬菇丁和更添了口感,又适量而不会影响整个粥的醇厚,里面的牛肉粒是腌制过的,让人咬到时会有一种惊喜感,当然最好的还是莼菜,鲜嫩脆甜。”

莼菜是整个粥的核心,让普通的粥变得香气袭人,能与旁边口味热辣的海带相争。

刘犇也装了一小碗粥,尝了尝:“确实很好吃,可以说是咸粥里的巅峰了。”

“哈哈,两位都是懂吃的人,”薛老板也很高兴,他看向刘犇:“还得多谢刘先生家的菜,让我家老爷子也难得再次提起了兴致,亲自带队研制新菜式。”

“你是说,薛老先生?”游应惊讶:“他不是……”

薛老先生年纪大了,很早就说不再下厨了,只有薛老先生的儿子,也就是薛老板的父亲还偶尔会来店里指导工作。

“我爷爷确实已经不再在店里下厨了,但他和我父亲还是偶尔会让徒弟去家里学手艺,说起来,我在家也是学徒。”薛先生笑得很坦然。

“活到老学到老,老人家肯定还有很多经验没教完呢。”刘犇觉得很正常。

“这次还是因为你家的菜好,我爷爷才会出手,普通的菜他都已经做熟了,没有什么灵感,”薛先生说:“今天算是赶巧了,如果刘先生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在您饭后签合同,正式开始合作。”

“好啊!”刘犇惊喜:“真巧了,我来吃饭前刚签了一个。”

“咦?”薛老板意外地看了一眼游应,问:“是和……游先生吗?”

游家以前没有任何要参与餐饮业的消息传出,难道是正在筹谋阶段?

薛老板有点犹豫能不能问,按理说别人的合同内容肯定是不能透露给他的,但如果游家也要参与餐饮业,不说会不会产生竞争,但这个供货上就可能会有矛盾。

刘犇没看出来,但游应知道薛老板在想什么,他主动说了:“不是和我,是和游果果,她采购日用、护肤品原料。”

“原来如此,”薛老板点点头,想了想才问刘犇:“那刘老板那边的货会不会……不太够?”他记得当时刘犇说过产量只有几百斤,如果是游家采购,肯定要不少吧。

“够的,我扩……我供货方扩张了田地,产量上升了很多,不用担心。”刘犇宽他心。

“那就好,”薛老板放心了:“那刘先生和游先生先吃饭,之后您可以直接找我签合同,打扰了许久,万分抱歉,这单替您免了。”

说着他点头退出了包厢并带上了门。

“薛老板真会做人。”刘犇边吃边说,其实他们也就说了几分钟的话,算不上多打扰。

“必然的事,要你还是个普通的小店老板他就没那么紧张了,但现在你和游果果签了供货合同,他也知道游果果的公司有多大,想吃下你全部的货完全没问题,你根本不缺买家,当然要对你客气点,让你卖货给他了。”游应很有经验。

“啊,倒也是,但他人确实也很好相处啦。”刘犇边说边用勺舀粥,动作仔细,尽量避开有肉的部分。

游应看在眼中,问刘犇:“你不吃牛肉?”

“不爱吃。”

刘犇作为半牛兽人,对牛肉天生有种排斥感,但又不会很明显,所以他能吃煮了牛肉的粥,但不吃牛肉。

“那摆在这会影响你吃饭吗?”游应也不问他为什么不吃,只是在意这个。

“不会,你看我还能喝粥,只是自己不爱吃,摆在我面前或者看别人吃都没什么影响。”刘犇吸溜了一大口粥,这粥也是用无双米做的,口感稠厚又好喝。

游应点点头,两人也没有其他事,就边吃饭边闲聊些话。

饭毕刘犇打包了吃剩的饭菜,这种行为在星月楼应该不常见吧,但服务员却一点异样的表情都没有,还很是仔细地帮着装得好好地,放在漂亮的袋子里恭敬地递给刘犇。

星月楼对高级vip是有外送服务的,虽然外送费很高,但大多数在星月楼消费的人并不在意那点配送费,星月楼只要尽力将菜完整地快速送到客人手里就好,所以他们家的包装盒,包装袋都用了保温性高的材质制作,而且非常漂亮精致。

刘犇拎着打包袋去和薛老板签合同,和星月楼的进货价当然不能有游果果那么优惠,但也是有的,85折,在别人看来可能不会很满意,但薛老板爽快地同意了,就是有一点,希望刘犇不要以同样的折扣提供给其他的餐饮店。

刘犇也同意了薛老板的要求,反正他家的菜不愁卖,有两家折扣供货的合同就够了,其他的人,嗯……他们还是全款买吧。

签了合同的薛老板也是松了口气,刚刚他以为刘犇的菜已经被游家包圆,心就吊起来了,现在总算是有了保障,薛老板也很会做人,一路送刘犇和游应出门,并送了刘犇一张卡,刘犇本人凭这张卡可以在星月楼获得不少特殊待遇,并且吃饭还能打对折。

刘犇又收到了一笔预付款,虽然没有游果果给的多,但也有一百万了,不管怎么说,肯定足够他买牛买设备盘工厂的了。

刘犇看着卡很稀罕:“5折啊!我都只给他85折,他太客气了。”

游应:“星月楼的菜就算5折也不便宜,你那菜卖给他,他肯定会以更高的价格出售。”

“对哦。”

吃完饭出来,刘犇还想约游应去洗脚。

游应:“……你去过?”不会吧,刘犇这个老实人能去过洗脚城?

刘犇笑呵呵:“就是没去过啊,但我听刘东说他听他朋友说他朋友的二舅洗过,可舒服了!”

游应被他这“套娃听说”整无语了,捂脸道:“别去了,你买个贵点的按摩洗脚盆都比去洗脚城好。”大白天的谁去洗脚啊,而且舒服的哪是洗脚,刘犇根本不懂。

“噢…那就不去浪费钱了。”刘犇很听劝地点点头,这种自己没经验的小事上他就没有平常那么固执。

“洗脚,按摩,掏耳朵这些都是一样的,能在自家解决的问题,尽量别去那些会所,不正经的。”

“不正……哦!我懂了懂了!”肯定是会乱收费吧!

“……”

既然不去洗jio,那两男人也没啥地方好玩的,最后游应推荐,去他家玩游戏。

刘犇几乎没玩过游戏,这时候被提起来,他对记忆中那些不太深刻的画面也有些好奇了,当即同意了去玩游戏。

但当前他还需要去养牛场拿一次牛奶,并送到店里去。而游应则让自己的司机来接自己回家。

游应:“你一个老板,还要自己送货。”

“事还不多,暂时就自己送着呗,等忙起来了,就再招人好了。”刘犇笑笑,开着车能有什么麻烦的,但如果以后他真的要开很多厂,管很多地方,就不能自己做了。

“那你快去吧,我在家等你。”游应坐上车,朝刘犇挥挥手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