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5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犇去了养牛场,第一时间和赵伟光说了能买牛了的消息。

赵伟光很惊喜:“小老板你这么快就决定好了?”其实他是很想问刘犇是不是去抢钱了,怎么昨天还没钱,今天就有了。

刘犇很爽快:“是啊,那些牛如果你看着好就都买了吧,然后养牛场里还得多添些设备,你过去我直接先给你转一笔款,多退少补。”

“好好,我一定抓紧时间,哦,我先把今天的牛奶给你,然后马上去联系我朋友。”赵伟光风风火火地去,过了会搬着牛奶风风火火地回来,阿犇奶牛场的良好前景让他做事都更有干劲。

刘犇也去跟着搬,他拿着最后一箱出来时,正好看到冯婷来给赵伟光送饭。今天冯婷穿着比较紧身的衣服,刘犇眼尖地发现冯婷的小腹微鼓,终于发觉了什么。

“你老婆怀孕啦?”刘犇问赵伟光。

“是啊,之前想把养牛场出手,就是因为她养身体需要钱,也不能劳累,所以才想转手出去,没想到峰回路转啊!”赵伟光笑呵呵地说。

原来是这样,刘犇点点头,冯婷怀孕了当时还在赵伟光的养牛场帮忙打扫卫生,这确实很不安全。

刘犇开的工资高,赵伟光现在不需要担心用钱的问题,唯一会发愁的可能就是忙不过来吧。

刘犇原先想让家里人来这做,但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像看店那样轻松的活家里的长辈还能干,养牛场里的活要么很精细,要么很费力,家里人愿意他自己都不能乐意,还是招一些年轻人比较好。

拿到了牛奶,刘犇也没继续待在这看赵伟光和冯婷吃饭,直接去了店里。

车停在店门口,刘犇下车发现不少人在附近,不知道在聊什么,看到他来了,大部分人高兴地进店准备买牛奶,而还有零星几个人只是看了一眼,就继续和人聊天。

刘犇奇怪,搬完牛奶后就问三叔什么情况。

刘双虎“啧”了一声,把他拉到一边皱眉说:“街尾那个杂货店被偷了。”

“啊?”刘犇不明所以:“偷了什么东西?”便利店被人小偷小摸也是常有的事,店员得一直盯着,才能保证店里商品安全,

“很多,不是你想的那种随便往身上塞点的,是晚上撬了门进去偷的。”

刘犇吓了一跳:“入室盗窃啊?偷了些什么?”

“那家店也是不上心,晚上关店了里面的钱还不拿走……都被偷了,货架上的各种商品也被拿走了不少。”

刘犇:“店里有监控吧?”他记得这条街所有店应该都是有监控的。

“有啊,店里报警后就查监控了,看到好像是几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十来岁的样子吧,戴着口罩,打着手电筒偷的,根本看不清脸。”

“对对,”一个客人也凑过来八卦道:“而且他们骑着没牌子的摩托来的,一看就是有预谋,老板你也要小心啊!”

“谢谢,我会注意的。”刘犇诚恳地说。

看来以后晚上不仅要把钱全带走,也要把没有卖完的东西都带回去,麻烦是麻烦了点,但安全才好。反正刘犇有微卡车,带东西很方便,而且本来店里没卖完的马蹄莼和魔鬼海带都是要自己吃的,再多带个白玉萝和米,不添什么麻烦。

“那便利店现在怎样了?”刘犇问。

“盗窃的金额不算多,但把商品价值加进去就不少了,已经立案了,等找到了再说,不过如果真是很小的孩子就够呛,也判不了刑。”客人们议论着。

刘犇摇头:“就算不判刑,赔钱是肯定会的。”

反正犯罪的人不会那么轻易地逍遥法外。

刘犇送完牛奶也没多留,游应还在等他去玩游戏呢。

十分钟后的游应家。

“这是我们公司的游戏设备,目前上架五款vr游戏了。”游应边说边帮刘犇佩戴设备部件。

刘犇感觉很新奇:“我以前只在大学时和室友玩过电脑游戏,后来只偶尔会玩一些手机游戏,这种……好像只在网上见过。”他动动双肩,背上背着的马甲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摊开双手,手套看着也很复杂。

“好了。”游应自己也佩戴好了身上的部件,最后戴上了眼镜。

这是一个冒险类游戏,两人选了角色后就进入了一个村庄,然后开始接任务,做任务,赚金币攒经验,升级换高级装备。

“前倾就是前进,挥舞手上的武器可以攻击敌人。”游应教导刘犇。

这就是一个在其他平台都比较普通的游戏,但新式的设备和沉浸式的玩法让这个游戏显得更有趣,而且游戏里很多交互内容,也让整个游戏环境都生动了起来,不像是冷冰冰的代码构成的世界。

“好好玩啊,感觉像是真的一样。”刘犇把路边数蚂蚁的小孩戳了一个跟头,乐得哈哈大笑。

游应看他这个动作也笑了:“游戏设定的是一个q版的梦幻的世界,有兽人、精灵、矮人等等种族,还不算太真实,是幻想世界,如果换成高写实的现代社会环境,也许可以做到虚拟空间的程度。”

刘犇不那么想,他以前的世界就是有兽人的,也有类似精灵、矮人的种族,现在看这个世界比游应的感觉要真实很多。

刘犇和游应到处做任务,杀怪,最后完成了一个等级升阶。于是周围开始撒花,然后村长给了他一个和队友抱抱提高血量上限的任务。

其实这种任务只需要对着队友虚虚地做个假动作就可以了,但刘犇大大咧咧的,直接就紧紧地抱住了游应。

游戏里两个小人抱在一起,周围都是替他们庆祝的长老,送蔬果感谢的村民,到处跑来跑去的小孩,小人身边还在冒着一朵朵小花花。

而现实中的游应愣住了,刘犇的身体结实而温热,他的手穿过臂下环抱着自己,这是游戏里无法感觉到的,是真实存在的。游应甚至能感觉到刘犇的心跳与脉搏,那是一种陌生的感觉,长大后游应几乎没有再体会过,却又不会觉得难受,反而无比的安心。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其实才短短几秒钟,游应反应过来了,他抬手回抱了一下刘犇,然后拍拍他,两人松开来。

这只是一个游戏过程中的小插曲,也许并没有上谁的心。

“给你尝尝我的拿手菜。”玩到3点多时,游应提出要做点下午茶吃。

游应切了厚厚长长的几个芝士条,蘸蛋液,再裹面包糠,重复两轮,然后放油里炸,出锅后撒上一点点盐,直接吃。

游应:“热量炸弹!”

刘犇不怕烫地捏了一个直接吃,纯纯的芝士包裹在薄薄的脆壳里,一口下去就是稠厚的丝滑口感,融化的芝士从中缓缓流出,刘犇两口吃完一个,朝游应比了一个大拇指。

怕胖的人肯定不敢这么吃,但游应和刘犇都是长得瘦有恃无恐的人,对此毫无顾忌。

游应看刘犇直接拿,自己也试着用手指碰了碰,被烫得赶紧收回了手,只好拿筷子夹了一个,吹凉一点后才咬开。

“嘶~好烫。”游应咬了一小口,就眯起了眼,他本来就很喜欢芝士,而刘犇家奶牛产的奶做的芝士还要更好吃,其中也许有赵伟光的手艺在,但更多的优点都是牛奶本身的好带来的。

芝士中带着的青草气息在炮制过后变成了麦芽一般的清甜味,混合在浓郁的芝士里,没有了普通芝士常有的酸,只剩下满满的奶味香甜,纯净而令人沉迷。

“来个酱萝卜。”刘犇捏起一根酱萝卜放进嘴里咀嚼。

酱萝卜配芝士,两人这搭配吃得这也是没谁了。

吃过了简单的下午茶,两人又继续玩游戏。

刘犇对这游戏简直是一下子就上瘾了,除了下午茶时间以外,他拉着游应玩了整整一下午,直到快晚上了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想玩随时能来啊,”游应送他到门口:“不然还是在这吃?”

“不了,家里肯定已经做了饭,我还要去店里接人。”刘犇告别了游应,走出游应家时正好碰到了游果果,和她聊了两句就离开了。

游果果走进游应家,贼兮兮地关上门,看着游应脸上就挂上了不正经的笑。

游应嫌弃:“你什么表情?”

“我就想问你一点事儿……”

刘犇今天倒没再碰到那一家子,顺顺利利就回到店里,和店里的三叔三婶一起整理了一番,等到了打烊点就带着店里剩余的菜、米回了家。

店里生意好,众人一路有说有笑的,刘犇今天签了两个大单,现在还没说,准备到家再宣布。

店里大多数客人都会在白天过来,但也有一些下班比较晚来买东西的上班族,所以关店时间会被推到7点左右,这个点吃晚饭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健康的,但如果一个人的其他作息都很健康,而且一天运动的时间多,身体好,那晚饭吃晚点也没什么关系。

当然,除了吃晚点,刘家的晚饭还特别丰盛。

“你这只馋猫!”

几人刚从车里出来,就听到了王凤晶的斥责声。

刘双虎推开门问:“怎么了妈?猫闯祸了?”

刘犇是第二个进来的,只见奶奶正一手托着一只小猫,一手拿着纸巾正在给小猫擦嘴巴。

王凤晶抬头看到他们回来了,哭笑不得地说:“还不是那只狸花,它偷吃光了我中午没吃完的一小碟酱萝卜,还给每只小猫都喂了!”

刘犇:“没把酱萝卜放冰箱?”

“这不是天气凉下来了么?也不用放冰箱了,我就随手放在桌子上,用罩子罩住,没想到这猫还会开罩子!”

王彩晴也正蹲在地上看小猫,给它们用水洗脸。

刘犇低头看去,对上了几只还没洗脸的流泪小猫猫头,这是都被辣哭了。

而桌腿边,那只大狸花一边舔嘴巴一边目光灼灼地看着众人,毛脸上丝毫没有坑了娃的内疚,反而仿佛还有点跃跃欲试。

狸花:(=ΦwΦ=)再来一碟。
sitemap